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天黑有张脸[无限] >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花解语这些天都在闭关。怨灵睁眼在狩怨师圈里是几百年不遇的大事。

“灵醒转斗风沙暗,魂断飞门幽怨消”这句话流传了几百年,一直没有真的实现过。花解语四岁入行,20年来战绩斐然。五年前花屏昇隐退,手里的委托都转给了花解语。花解语技术好,速度快,做事几乎不留尾巴,风评颇好。花屏昇也做好了安度晚年让徒弟养老的准备。

这次花解语失手,狩怨师协会大受震动。如果没有意外,花屏昇再过个三五年就会完全隐退,虽然狩怨师协会的秘书长是选举产生的,但大家都已经默认了,花解语会是下任狩怨师协会秘书长的预设。

虽然这次灵醒严格意义上不是花解语失手直接造成的,她也可以推脱责任,说是后来接手的王天阳没抓住。但是花解语没提王天阳,除了王天阳自己,花屏昇之外没人知道这次狩灵的后半段是王天阳去的。

花屏昇之前教过花解语,如果需要其他狩怨师帮忙,要分主次,都动手就是都不动手,抓到了怨兽归谁也要这个主要的狩怨师分配。没抓到,有责任,也要主要的狩怨师承担,这叫担当。如果这点担当没有,是扛不起狩怨师大旗,守护地球平衡的。

花解语听进去了,也是这么做的。当时追郑青杨太太身上的怨兽,她已经精疲力尽,如果王天阳不来帮忙,她一个人也对付不了那么强的怨兽化灵。

所以这次灵醒,她没对外吐露出一点关于王天阳的存在。只是在师傅让她复盘的时候她说了原委。

她跟王天阳算是少年相识。四岁才上幼儿园的她瘦瘦小小的,再加上没爹没妈,即使是在狩怨师专属幼儿园也是隐形人一般的存在。她不太招人喜欢,也不太招人烦。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是那种让老师省心得一不小心就会忘掉的小孩。

直到幼儿园大班,王天阳转到了他们班。王家是狩怨大族,在狩怨师协会各部门担任要职。某种程度上,狩怨师幼儿园也是归王家管的。所以作为王家嫡长孙的王天阳从一出生就是众星拱月般的存在。

也因为如此他辗转了三四家幼儿园是老师心里大魔王一般的存在。没人敢管,没人敢不管,没人敢得罪。

王天阳一来就显露出了幼儿园大霸王的潜质,那真是能淘出花来。幼儿园的饭他不吃,说有奇怪的味道,要吃知名品牌的汉堡。可关键是,家里不想让他吃汉堡,直接给老师施压,不能吃汉堡。

不给他汉堡,王天阳就作天作地,哭天抹泪不管用,他就朝其他小朋友碗里吐口水,主打一个,我不吃你们也都别吃的策略。

有次王天阳把口水吐进了花解语碗里,老师连忙过来哄,一边细声细气的哄着批评王天阳:“阳阳,这样做是不对的,你不能朝别的小朋友碗里吐口水……这样不礼貌……”

一般别的小朋友受到这般侮辱,早就嚎啕大哭了,所以另一位老师也赶快站起身准备挪步去哄花解语,生怕教室里一会儿哭成一锅粥。

没想到花解语一声不吭,她默默端着碗站起来,朝着正被老师抱在怀里,被温柔教育的王天阳走去。

没有老师防备花解语,她太乖了,乖到老师怎么都没想到,花解语能一把掐住王天阳的鼻子,强迫他张开嘴,接着就把那碗吐了口水的汤,全都灌进了他嘴巴里。

操作行云流水,快的王天阳被噎的打了好几个隔都忘了哭。全班那一瞬间都安静了,王天阳连打了五个隔才“嗷”的一嗓子嚎出来。

那声音有多大呢,这么说吧,不到一分钟,园长就来了。王天阳一边嚎一边指着花解语嚷:“我要她退园,我要她当不成狩怨师!”

花解语淡定的很,园长问她:“你为什么给他灌汤?”花解语一边咬着肉包子,一边说:“小狗撒尿是为了占地盘,他吐口水是为了霸占我的汤,我也不爱喝汤,我成全他。”

说的好有道理。

也是那一次,花解语幼儿园的班任老师才知道,原来花解语是秘书长的养女,要当继承者的那种。

这件事的结局是,幼儿园负责做汤的阿姨,当月被扣了奖金,责令她三天之内换一道汤做。以后这道汤永远不能出现在幼儿园的菜谱上。

幼儿园园长是这么跟花屏昇和王贵贤解释的:“一个小朋友不爱喝汤,可能是小朋友口味的问题,两个小朋友都不爱喝,那是我们的责任。这件小冲突的起因是因为我们的汤品不过关,我们一定好好更新幼儿食谱,做到不但营养还好吃,让全幼儿园的孩子都爱上幼儿园的饭,胜过外面的汉堡!”

两个小朋友继续上幼儿园,继续在一个班,那之后班任老师发现,王天阳不作了。中午不睡觉,老师把王天阳的床从原来的独立单间小角落单人陪护小雅间挪到了花解语旁边,王天阳嘴一撇还没等嚎,就看到花解语躺在小床上,隔着栅栏淡淡的看着他。

于是王天阳就闭上嘴,爬上床,钻进被窝,看着花解语闭上眼睛,还很有礼貌的说一句:“晚安”也闭上眼睛。如果他睡不着,他也不乱动,等教室没声音了,他就悄悄睁开眼,看对面的花解语。

花解语如果也恰巧没睡着,眼珠一动,即使没睁开眼睛,他也赶紧闭上自己的眼睛,假装睡得贼香。

吃饭,老师把他安排在花解语旁边。花解语拿面点,他也拿面点,花解语端碗,他也端碗。有时候花解语吃完一个点心想拿另一个,手刚抬起来,王天阳就把点心递过去了,还讨好的朝她笑。

上课,哪怕是再无聊的课,只要花解语认真听,王天阳就端端正正的,听没听不知道,反正人不惹事了。幼儿园老师全都松一口气,这个刺头,总算没在自己手里出事。

王天阳从王家的嫡长孙,变成了卑微的小跟班,从幼儿园一路跟在花解语屁股后面。花解语练的是筷子功,他也练。可是筷子是花屏昇的独家绝学不外传,其他狩怨师也有用筷子的,但绝对不可能超过花屏昇。

还是王贵贤去求花屏昇,他不能让儿子去王姓入华族,也舍不了老脸让花屏昇教自己儿子密学。只能求花屏昇让花解语劝劝王天阳,不是一定要花解语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的。老王家也是狩怨大户,能不能学点自己家的东西啊!

花解语约王天阳出来,问他为啥非要学筷子功。王天阳嘿嘿笑:“我觉得你拿筷子特别帅,我也想那么帅。”花解语无语,她说:“第一,我是女的,你形容女的的时候麻烦用美丽或者漂亮这种词。第二我拿筷子帅,不代表你拿就帅。你姓王的,天生就该会用扇子,那是刻在基因里的,你这不是舍本求末吗?”

王天阳低头:“可是,我想像你一样。”

花解语觉得无法理解:“王天阳,我是女的,你是男的。我姓花你姓王,你说你怎么跟我一样?就算你让我师傅收你为徒,你改名换姓,族谱除名了,性别你能改吗?做变性手术啊?!就算你做手术了,你还打算整个容,跟我再长一样的脸?”

“不是不是,”王天阳解释:“我不换,我就想像你那么强,那么帅……不是,那么好看……”

花解语对这个比自己还大几个月的发小同学语重心长:“王天阳,帅这个形容,它只是一种感觉,穿同样的衣服不见得都帅。所以即使都练筷子功,也不见得都帅。你想帅,肯定不是跟我一样,你练你家的功将来应该比我帅。而且我老师说了,我不够稳,先天根基不足,解毒疗伤的功法学的也慢。你天资好,家传也多,你去学这些,应该都比学筷子功要快,要好。干嘛非要学筷子呢?”

“真的吗?你觉得我学扇子功还有解毒医疗功能像你一样帅?啊不,好看?”花解语叹口气:“肯定啊,大哥。”

“嗯,好!”王天阳点头:“你让我学我就去学。将来我学会了,学好了……”

花解语等着他往下说,他脸一红,顿了下说:“跟你一起变帅变强,成为最帅最强的狩怨师!”“好啊。”花解语回道:“将来咱俩并肩作战。”

十多年了,花解语与王天阳联手过很多次。她其实更愿意单兵作战,更多的时候是王天阳邀请她。难度大的,数量多的,情况复杂的怨兽,王天阳一般都会先找她,她不接才找自己族人。

花解语找他共同狩怨的时候非常少,一般找他都是疗伤,化毒。王天阳化怨毒的本事在狩怨师年轻一辈已经遥遥领先。他爸王贵贤非常满意。狩怨师协会里狩怨能力最强的,肯定是花屏昇。

但是那些辅助的工作,尤其是医疗祛毒,王家独挑大梁。这也是为什么千百年来,王家依然是这一行里最大最有势力一族的主要原因。

儿子家学传承的不错,他很欣慰。

明天家里有点事,请一天假,后天更新

第20章 第 20 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