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鬼泣]从黑暗大陆到家族传捅 >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兰迪亚对于世界上存在EVA的复制品这件事居然比他们着两位半魔人兄弟还要不爽,这让维吉尔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不是他确定当时她的情绪是对着翠西去的,单就她平日和翠西的相处模式任谁都看不出来她才是那个最愤怒的人,哪怕是维吉尔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阿兰迪亚。

谁也想不到作为三人中和翠西相处最多的、态度最平和的她抱有这样的想法。

和逃避态度的但丁以及充满敌意的维吉尔不同,阿兰迪亚会给翠西充分介绍这边世界的情况、维吉尔的进度,偶尔还会聊一聊魔界的自然风景和食物。

在一个大家都没睡的夜晚里,阿兰迪亚像是一直轻巧的猫似的从她和维吉尔居住的、离事务所不远的“家”里跃出,当长刀架在翠西脖颈上的时候,翠西却是一动也不敢动,她知道这把被叫做斯兰达的刀有多利、也知道她一旦动了就只有一个下场。

好一阵过后,她收回了刀,无视两个一左一右站在门口的半魔人直径离开事务所。

等到她的气味完全消失在空气里的时候,但丁才曲肘顶了顶维吉尔,“嘿,老哥,你不去看看吗?”

死里逃生的翠西坐起身来,目光幽幽:“碰上你们一家真是我的不幸……”

维吉尔瞥了两人一眼,他划开空间,转身离开。

“她到底是怎么回事。”,翠西不禁抚摸着自己和刀身有所接触而冷的出奇的脖颈,那不仅仅是物理意义上的寒冷,更多的是深-入灵魂的寒冰,她不禁地打了个寒颤。

“啧,要是不方便说就别说了。”

她可不希望阿兰迪亚去而又返把他们两个人一块给砍死。

第二天早上阿兰迪亚依然像一个没事人一样跑到事务所聊天,等到离开后,斯兰达才从刀里钻出来,“你怎么想的?要杀个人还磨磨唧唧的。”

“我没打算杀她,不然她早就死了,而且人家是恶魔,请尊重别人的种族。”

“好好好,恶魔。那你晚上还跑过来吓唬恶魔,你和你那小男朋友打架还要找一个理由吗?当年不是打的比谁都凶嘛,还是说老了,力不从心了?”

“斯兰达(スランダ),就算你是刀魂也是可以痛的。”

当你-妈突然叫你全名的时候,你最好快点闭嘴,斯兰达深谙此道。在国王当中,比她能打的没她功绩高,比她功绩高的没她能打,但这不是她和她妈以及半魔人一家比武力值的理由。

不过她妈怎么遇到这个女人……呸,女恶魔整个人都年轻起来了,她当然指的不是气色什么的,她说的是脾气。

总不会他们妈是她妈前女友吧。

重新复活后非常有power和勇气的斯兰达凑到了维吉尔身边和他交流了一下这个推测,然后被两个人,啊不,一个半人和半个恶魔揍了一顿。

嗯,刀魂的确是会痛的,还是晕不过去的那种。

两把刀被它们的主人挂在刀架上,见斯兰达老实了,阿兰迪亚这才张嘴解释道:“她是我的青梅竹马。”

维吉尔:……

维吉尔:“你之前……”

“啊,对。”,阿兰迪亚拜拜手,示意他别打断她刚刚酝酿好的情绪,“伦敦那个鬼地方卧虎藏龙,大家活着都不容易,我就拉起了一个小组织帮助大家生存——”

“眼神别那么诡异,当时我才几岁,想帮人是很难理解的事情吗?”

斯兰达:有点想象不出来。

“之后因为组织范围的扩大,她家也被影响到,当时她在所有想要逮到我的人前面找到了我,再后来她就成为了组织的二把手。”

斯兰达:这中间是不是省了太多步骤了?

“后来因为一个长期的合作组织老大换人了,行上任的老大有点不顾他人死活的美感。”

斯兰达:你说的是你自己吗?

“为了不被连累,我们化整为零,各自跑路,为了混水摸鱼,我登上了一艘船,但有因为跑的太急了,事先调查不够彻底。”

“我打死都没想到作为当时世界上体积最庞大、内部设施最豪华的客运轮船,有“永不沉没”的美誉的船,第一次航行就撞上了冰山。①”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我和她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阿兰迪亚一点也不想讲EVA,因为讲她就要讲自己那段丢脸的过去,作死但是不死那叫玩,作死但是死了那叫活该,不作死但是死了那叫奇耻大辱,毕竟要不是……她当时真的就死透了,而且因为这件事情后来也没让她舒舒服服活多久。

“总之,事情就是这个样子。”,阿兰迪亚瘫在沙发上,抬起了下下巴,示意维吉尔可以提问了。

如果不是她眼睛里『毁灭吧黑历史』的意味,说不定还有人会真的信信她真的不在乎了。

“母亲也来自其他世界。”

“我相信你一定查过相关的信息。”,阿兰迪亚说:“但至少你绝对没有查到她16岁之前的事情,就算有,也是假的。”

“母亲……她曾经和我们讲故事,其中总是会出现一位紫眼睛的同伴。”,深蓝咖啡可以让名为『维吉尔·斯巴达』的个体触摸到纯真的自我,而和它一起的,还有那些开始模糊的过去。

“小时候,故事的背景大都时候是在一座充满烟雾的、一周里有五天在下雨的城市。”

“那鬼地方雨确实多。”,阿兰迪亚点点头,后来她可没少因为在那破地方带来的一身病遭罪。

1896年的伦敦的确算是相对安全的时间,至少它处在在因为霍乱而新建下水道系统之后的时间,而又在世界大战报发之前的时间。

但是这对于这座城市最底层的人来说好像并没有什么区别。

也许她应该庆幸自己不是在冬天诞生,否则作为彻彻底底的孤儿的她可不一定可以成功长大。

一开始她被丢到了教堂门口,而被抱进去没过多久的她很快就被扔了出来,因为她有一双“恶魔的眼睛”。

鬼知道她是怎么活下去的,也许是因为伦敦残破ver百家饭,也许是因为她想活下去,也许是因为一些提供者都不在意的小小的善意。

当事人不记得,但是当事人有印象。

大家都叫她“紫眼睛的孩子”“紫眼睛的恶魔”“紫眼睛的……”,总之,伦敦不是没有其他紫眼睛的人,但但凡知道她的人第一时间提到的都是『紫眼睛』。

她没有一个会和她说『由欢笑与快乐组成的小东西啊』的母亲,但她有她自己的垂垂老矣的长辈,她会抚摸着她的脸,用浑浊不堪的眼睛看着她,在她耳边念着她听不懂的诗歌。

她没有名字,所以在和她一样年幼的诗人站在他面前询问她名字的时候,她说:“我没有名字,他们会喊我普尔佩艾兹(Purple eyes)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我。”

“但是那只是别人给你的代号吧,你真的会把它当做名字吗?”,金发的诗人不赞同,她皱起眉头,反问到。

“为什么不可以?反正别人只要知道是我就行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诗人在这个时候那么多事,但却莫名其妙地安静下来听她说话。

“可是世界上总是会有比你更厉害的人存在的,也许她就会是一个紫眼睛的女孩呢,而且很多人也不知道啊,听到你的代号还要解释一番才可以接受。”,金发诗人说。

她说:“但我可以成为那个只要一提起紫眼睛就知道是我的人。”

“或许你可以,但是这是一段漫长的距离,长到你想要达成你的目标,需要跨越你整个人生,而在这中间,你应该叫什么呢?”

根本没有上过一天学的她明明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却想不到词语和句子来反驳她,可是她是来警告诗人别瞎插手不该插手的事情,这样子她根本就没办法警告诗人。

诗人没有拿出她腰侧的手枪而是和她交谈,按照婆婆说的礼貌,她也不应该直接动手。

像是看出来了她的窘迫,诗人主动询问道:“那你要去上学吗?这样你就可以自己找答案了。”

“不。”,她断然拒绝,“我没有时间。”

诗人笑了,她今天的目的达成了,“那我可以帮你。”

被绕迷糊的她尚且维持最后一根理智,“你做不到,我一拳就可以把你打倒。”

“可是总是有些事情不是暴力可以解决的,你也发现了,但是不理解不是吗?我可以帮你解决那些我可以做的,而你也可以抽出一小段时间来学习,只要你学会那些东西也就不需要我了。”

她饶了饶自己瘦削的手臂,“你可以先试试,要是不适合的话……”,隐没在黑色小巷子墙头的人站起身来,她过去瘦削的身影不会让人感觉她有多羸弱,那颗野兽一般的眼睛盯着诗人,“那你就只能去死了。”

好骗的小动物被简单的陷阱给捉住了。

只需要一个同龄的金发诗人、一个她解不开的迷题、一些对方可以解决的问题、一个看上去可以轻松跳出去的陷阱。

听完她们的初遇后,哪怕是被揍进刀里的斯兰达都探出了头,她妈小时候居然那么好骗吗?就那个样子,说不定同龄的时候可以她骗十个她妈。

而维吉尔心情就更加复杂了,他没见过阿兰迪亚小时候,同样,他也没见过EVA小时候,如果说斯兰达时期的阿兰迪亚还在他预料之中的话,那普尔佩艾兹和诗人就完全打破了他对阿兰迪亚和母亲的印象。

“很意外吗?”,阿兰迪亚撑着下巴,整个人都放松下,如同一只半趴在沙发上的大猫,“谁不是从弱小中走出来的呢?又不是生而知之的神明。”

“而她——她又不是什么天真无邪的人,一个可以坦然接受对象是恶魔,崽是半魔人的存在总不可能是童话故事里的那种感化大魔王的善良少女吧。”

私设特别多(比如说EVA的穿越,基裘原本是流星街人等等),原创剧情特别多。

阿兰迪亚的羞耻观:她主动去做的和她想要的结果,别人怎么看她都不会觉得羞耻,但一旦这不是她主动去做的和她想要的话就……无地自容。

泰坦尼克号是1912年沉的,当时两个人都是16岁,但凡多留两年就碰上一战了。

当年的阿兰迪亚和小e(密教模拟器里的流亡者)非常有共同语言,指文盲(不是),我调整了时间线,因为游戏里小e是1924年开始流亡的,而教主是1920年开始的,不调的话就完全不是一个时间的,反正游戏里小e和教主也不是一重历史的人,改都改了。

无奖竞猜,一个长期的合作组织老大和不顾他人死活的疯狗后继者是谁?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