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高专毕业后社畜如何立足社会 >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第 1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报复?

不不不。

绝对没有那么严重。

不过……趁火打劫是人之常情吧。

面前这位,可是世界上唯一的六眼,而且是几百年才可能见证一次的术师体质的巅峰。

更别提他的背后,是五条的家族传承和底蕴。

千禾杳咳嗽一声,压低声音:“悟,你这是冤枉我了。”

五条悟被这亲切称呼弄得浑身不自在,脸上更是出现了排斥的警惕。

眼睛却是一眨一眨,纯粹的蓝眸像是从未经过污染似的。

千禾杳认为,人越是在冲突和无法抗拒的困难中,越能暴露真实情感和性格。

她以前拿不准,或者说所有人包括五条彰二面对五条悟,都束手无策,难以招架。

因为五条悟总是很难用常理、规律来总结或者预测。

实力更是给他肆意自由的性格增添一抹无法控制的变数。

而现在,似乎到了让五条悟暴露软肋的时机了。

千禾杳看他一副想要发脾气,又在克制情绪忍耐的样子,或许她的内心深处,还有自己都为之羡慕和嫉妒的感慨。

等五条悟快要平复的时候,千禾杳适时地说:“被激怒了?”

五条悟用力瞪她,抱着胳膊,没好气地说:“你真想见识下我被激怒的样子?”

千禾杳暗叹,事情明了,查都不用了。

从进屋起,五条悟的一言一行,任何神态变化,跟任何罪犯都沾不到边。

回想前几天她和夏油杰的短暂碰面,这里面有问题的,似乎是夏油杰呢。

“现在我们还能有谈判的余地,如果我查出来另有隐情,那就是另外的交换价值了。”

五条悟沉默片刻,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说话跟那些烂橘子很像。”

“没办法,这也许就是成长的烦恼吧,”千禾杳耸肩,又饶有兴趣地看他做呕地吐舌头。

漂亮的少年似乎做什么都赏心悦目。

“以后你也会变成这样。”

五条悟抿嘴,定定看她,认真地说:“我才不会,我才不会像你一样。”

千禾杳忽而心中一动,也许被实力和形象光环的笼罩下,没人发现,他很少遇到令自己成长蜕变的契机吧。

这就好办了。

千禾杳欣赏完他的表情,背着手在他面前的空地上往返走了几趟。

不想失去这次好机会。

她心中思索,既要完成高层的想法,又不得罪五条彰二,其实并不难办。

不用查看事实,无论对错,夏油杰都是完美的炮灰角色。

这件事就可以轻松解决了。

难办的是,不仅仅是从职场上的权衡利弊,还是个人利益和家族之间关系,她都不想错过这次宝贵的机会,想从中分一杯羹。

小时候她可是坑过五条悟的,那么再复刻一次,可就得谨慎再谨慎。

她不想惹五条彰二的怒火。

千禾杳不住地侧头看五条悟,五条悟被她看得寒毛直竖。

“喂,你又在想什么坏主意了!”

“如果……我尽量把你和夏油同学都从案子中摘出来,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当然不会违背——”

五条悟打断她,说:“不会又是闯祸吧。”

“你这三年也没少闯祸吧。”

五条悟重新抱起胳膊:“你隐藏得太好,老头子看走眼了。”

“放心,我没有想违背彰叔的警告继续研究六眼什么的,但是我手头上正好有其他的研究,需要借用你的力量。”

五条悟见她掏出手机看时间,想也没想飞快地说:“我同意了。”

千禾杳惊讶他的回答:“你也太干脆了。”

她还以为五条悟还会嘴硬,继续坚持没有任何隐情呢。

“我答应和你的约定,但是你不能让我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五条悟撇过头,烦躁地揉着头发:“老头子肯定会骂我,他才不管事情是怎么回事,我倒是会安然无事……”

他的声音低沉下去:“不过杰一定会受到高层的区别对待……喂,你要保证他的安全。”

真是自投罗网。

没想到你们俩的关系这么好,好到让你要为他做出这样的代价。

“需要多少时间。”

“说不准,不过有三个项目,每个都和特级咒灵一样的难度吧。”

五条悟催促道:“可以告诉我杰怎么样了吧。”

千禾杳点点头:“行了,你也应该明白自己下手没轻没重吧,人家现在还没醒过来。”

五条悟撇过头去,嘟囔一句:“就知道你诈我,如果杰醒过来,你怎么会过来……”

他闭上嘴巴,飞快地看了一眼千禾杳。

“我们现在是同阵营的,还有必要对我隐瞒吗。”千禾杳有些无奈了,五条悟到底是相信她还是不相信她啊。

“如果真的是你做的,也不是什么大事,与其考虑你的同期,到不如想想对我们有利的筹码。”

千禾杳遗憾地说:“没有?好吧,那我先走了。”

千禾杳刚把手放在门上。

背后传来一句:“等等。”

千禾杳以为他要补充什么,却不曾想对方的心思早就不在这里了。

“这里什么都没有,给我拿来宿舍里的PS3,我的游戏还没通关——”

千禾杳刷新对他的看法,毫不留情地拒绝:“坐牢有坐牢的态度,还是安分点吧,五条同学。”

别到时候别人过来送饭,看到一个把牢房当成游戏厅的五条悟,会对脆弱的三观造成多么大的震撼。

五条悟不爽地说:“我答应三件事还不够这种回报吗。”

千禾杳微笑起来:“当然不够。”

千禾杳将门关回去,隔绝了对方的抱怨。

她站在门前,心想主宰他人的感觉可真是快意。

不过,五条悟和她的约定可不容易履行呢。

这个傻小子,被她随口两句糊弄过去,没有立下确切的束缚规则。

她若是找个永远完不成的研究,五条悟就得一辈子替她打工。

想想都很有趣。

牢房外的秘书长已经离开了,熊田彦赖还在拐角等着。

他们往楼上走去,千禾杳踩在阶梯上停住脚步,熊田彦赖抬头仰视她。

“你我都明白被指派过来调查的意义,不过这里面的前提你要明白。”

熊田彦赖早就做好被刁难的心理准备。

千禾杳伸出一根根手指头,表示行为准则:“五条悟对于咒术界的分量,五条家和高层的关系。最后,做好辅助我的工作,不许公开反驳我。”

也就是说,私下是可以提意见的?熊田彦赖没想到,千禾杳竟然没有趁机教训他一番。

不过这个女人应该知道,调查结果如果不让高层满意的下场吧。

千禾杳确认道:“真的明白了吗?”

对方一句重话也没说,但是熊田彦赖却感到了被轻视的羞耻,艰难地说是。

两人刚到办公室的楼层,迎面走来一行人。

为首的正是五条悟的父亲,五条彰二。

五条彰二正直中年的鼎盛时期,俊猛高大,一身墨色和服,踩着木屐,气场十足,来势汹汹。

跟在他身后的其中一人是分家提拔上来的,而另一个正是年纪已过七旬、满头白发的老管家。

真是造孽,劳烦老人家跑来跑去。

五条悟这次一定脱层皮,哪怕高层重拿轻放,五条彰二都不会放过他的。

五条彰二刚从楼上见过高层,见到千禾杳两人就吩咐道:“我要见悟。”

千禾杳没有阻拦,还好整以暇地看了一眼熊田彦赖。

熊田彦赖感受到她的暗示,硬着头皮说:“案子还没审查清楚,您,您不能见他。”

“我说了我要见他。”

“抱歉,没有许可,您不能——”

“许可?你算什么东西。”五条彰二顿时发怒大骂,“还从没有人这么和我说过话!”

走廊里都是他的声音。

熊田彦赖脸色发白,千禾杳适时面露不忍,推开旁边的办公室,请五条彰二进屋。

办公室面积不大,只有两张相对的桌子以及靠墙的书柜,是她和科长的。

科长经常迟到早退,这间办公室差不多都是她在霸占。

千禾杳看着窗户维持上次留的空隙,才一周功夫,桌面已经积攒一层灰。

她让五条彰二随意,用座机拨打了执勤室,叫他们送来茶。

又拨打给科长,果不其然,科长还是不接电话。

泉美泉将水壶端过来,给两人沏茶后再小心翼翼地离开。

老管家给年轻男人点头,年轻男人走出去,为他们守在门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