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天杀的,我变成了液态人[求生] > 第21章 植物异变21

第21章 植物异变2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涵依旧卡在竹子之间的缝隙里,一动不动。

黎清蹲下身子,小心地将她拽了出来。

粉色水母的伞盖正中心,有一枚子弹,子弹头卡在柔软的水母里,弹尾露在外头,透过半透明的粉红色伞盖,依稀可见子弹的纹路。

纠缠在一起的触手之一,也被弹孔穿过。

赫原已经变回了人类,他挤在竹子中间的空隙中,因为保鲜膜遭遇过拉扯,他看上去好像宽了一些。

赫原有些担忧看着水母:“她死了吗?”

一根柔软的触手高高扬起:“你才死了。”沈涵的声音有气无力,但是反驳得很坚决。

很好,她还活着,很有精神。

黎清将她捧在手上,脚步不停往楼下走:“子弹没有击中你的脑袋?”

按变幻肢体的方位来看,她的伞盖应该就是她的脑袋才对。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变成水母?”沈涵说,“水母没有大脑,没有心脏,神经系统分布在伞盘和触手周围,总之,我没被击中要害,但是快带我去找林医生,我还能被抢救一下。”

黎清瞧见手中的水母在逐渐干瘪,她问:“你完全变成水母能脱水存活多久?”

“十五分钟。”沈涵触角挥动,似乎在掰手指:“应该还没到。”

所以她才不爱全身化形,她的第二身份有很多弱点,不像黎清那样有优势。好在贺云璋对她关注不多,没有补枪。

三人迅速离开宿舍楼,黎清捧着沈涵找到了在直升机上救治伤员的林素文。

林素文没看到黎清的母亲,便知道结果并不乐观。

不过,她还是感到惊讶,离开的时候这三人还好好的,但现在,她们身上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伤。

黎清自是不必说,旧伤未愈,现在大腿和手臂又在冒血。沈涵一看就是要死的状态,就连赫原,也有着说不出的怪异,头发和衣服皱得像咸菜,手脚比例也变得不是很协调,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好像肌肉拉伤了。

这群人,怎么老在受伤?

直升机中已经有两个伤员,伤得都很严重。贺云璋说四五区的农作物发生了变异,折了二三十名兄弟是真的,这两位伤员还是幸存的作战兵抢救出来的,更多的伤员,根本就没带出来。

林素文在给其中一名伤员收尾,他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像被粗粝的兽舌舔舐过一般,表层皮肤翻起,血肉模糊一片,林素文在给他做包扎。

趁这空档,黎清先安置沈涵。

赫原帮忙腾出一个武器盒,黎清把沈涵放了进去,接着倾倒作战机上的饮用水,她问沈涵:“你是淡水水母还是咸水水母?要不给你加点盐?”

“我谢谢你,我身上还有伤,你要往我伤口上撒盐。”沈涵头上顶着一颗子弹,挤在不大的盒子里并不自在,但好在她总算不再干瘪了,“你别真放盐,我可以适应的。”

水母的适应技能很强,更何况她们这些进化者根本就是怪物,已经和原物种大不相同了。

沈涵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种类,她的认知里并没见过粉红色的水母,只吃过白色的海蜇,还很爱吃——当然,沈涵现在不想回忆起这事。

系统也没写她的种类,可能是新物种,不过是什么不要紧,她知道自己的特性就好了。

林素文的专业技能很扎实,即便不使用第二身份她也很快处理好了作战兵的伤口,接着,她帮沈涵看起了伤。

她看着沈涵犯难:“你这子弹击中了天灵盖,我咋给你处理?”她伸手拨动沈涵的伞盖,“是不是都穿透了?”

要是常人,颅骨上多了个洞,还不如死了算了。

“不是天灵盖!”沈涵嚷嚷,“我的构造和你们不一样,那是我的颧骨,总之,是无关紧要的地方,顶多让我破个相。而且,没穿透!我用了叠加技能。”

之前从蟒蛇人那儿掠夺的“固若金汤”派上了用场。

林素文捏着果冻一样的皮肤:“我说呢,你这么软,怎么子弹没穿透你。”

要是穿透了,那就不是破相那么简单了。

林素文取来钳子摘掉了子弹,她先处理了沈涵的伤口,然后在沈涵变回人形的时候,像治疗黎清一样治疗她的脸。

变回人类的沈涵被转移到担架上。

确实是颧骨,右脸颊的位置,并未洞穿,但骨头开裂,皮肤也损伤了。

沈涵以前是个爱美的女孩儿,脸上长个痘都要找黎清抱怨两日。但沈涵这次一点都没吭声,她摸了摸脸上包扎的白纱布,觉得这条件、这环境,还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还爱什么美。

就是让她脸上留道疤,那也是她在末日生存下来的证明。

林素文望向盘子里的那颗子弹,很快被上面刻着的字母吸引了注意力。她终于想起了还少一个人。

林素文若有所思地问黎清:“贺队长呢?他不是去接你们了吗?”

黎清看了一眼舱中休息的两位伤员,顿了顿,露出复杂的表情:“我们没有看到他。”

她背着手和赫原打手势,赫原会意,安静地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提及贺队长,伤员的反应比林素文要强烈:“怎么会?没碰上?”

“嗯,那些竹子变异程度很高,即便是我们都受了伤,我们没碰上贺队长,他可能……我在通话里阻止过他上去的,他也不是进化者……”

黎清没有把话说满,但是指向很明了,贺云璋死了。

在这些下属面前,她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她知道贺云璋平日在下属面前负责任的表现,即便说他是个人面兽心的货色,他的下属也不会相信,黎清懒得花时间来自证。

况且,她能设想到,万一贺云璋得手了,他一定也会跟他人这样讲:黎清她们死在了变异植物的手上,他没能救下她们。

现在,只不过调转了角色。

两名伤员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在他们的眼中,贺队长不是进化者,这么冒险地去救人十有八九都会出事,而如今牺牲是常有的事,不过短短两日,他们经历了太多的离别。

林素文沉默地看着黎清,又看了一眼一脸无辜的沈涵,有所察觉地让两名伤员到另一架作战机上休息。

伤员一走,林素文便严肃地问:“你们身上是枪伤,既然没遇上贺队长,枪伤是谁造成的?”

黎清反问她:“你也猜到是贺云璋开的枪?”

“我不是猜的。”林素文夹起盘中那枚子弹,“这是作战枪的专用子弹,贺队长有这种枪,你也配了一把,但你不会朝自己身上开枪。”

既然如此,黎清也不必瞒了,她坦白:“是的,贺云璋攻击了我们。你知道他是进化者吗?”

林素文脸色松动:“他是进化者?他从未提过。”

“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黎清指指沈涵,示意林素文一边说一边继续治疗,“贺云璋是不是旁听过进化者联盟的会议?”

“是有这么一回事,他是魏长官的得力手下,也参加过分配工作的会议。”

“那之后有进化者突然死亡吗?”

“你怎么知道?”林素文低头去看沈涵腿上的伤口,“有三个进化者暴毙身亡,当时还以为是进化的副作用,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

“贺云璋杀的。”黎清说,“他杀死了好几个人,这是他亲口说的。”

“什么玩意儿?”林素文有些难以接受。

“死亡的那几位进化者,是不是其中有两个,叠加技能是隔空穿梭,以及身体延展相关的?”

林素文点头,这些黎清不应该知道,只有开过会的人才知晓。

“我看到贺云璋使用了。”黎清神色严肃地说明:“林医生你还不知晓叠加技能的事,叠加技能是可以通过杀死对方进行剥夺的。我们这些进化者,有些人没有初始技能,像我们三个。有些一开始就带有初始技能,比如你。”

她靠近林素文,给对方看肩上的枪伤:“贺云璋没杀你,是因为你的技能他拿了也用不上。而我被他盯上了,所以,为了自保,我们杀死了他。”

“你们杀死了他?”林素文的动作一滞,仰头看黎清。

“对。”黎清弯着腰,退回到舱内的板凳上,坐下,身上的机械装置如钢爪支撑着她的行动。她坐在阴影里,外面的阳光照不进来,像暗处潜藏的杀手,而她面容平静柔和,不像随手杀人的恶魔。

这全是她一面之词,不过,很好验证。

黎清点开面板,看到自己新获得的叠加技能,叫“同质穿梭。”她可以在与她第二身份相同质地的物质间,进行移动。

贺云璋是通过影子,而她,可以通过液体。

“我可以给你展示一下,验证我所言真假。”黎清切换了液态人身份,在林素文的眼皮子底下,隔空传递到了武器盒里闲置的水中。

就一眨眼的时间,不是走过去的,也不是流淌过去的,她确确实实从座椅上,一瞬间到了盒子中。

不用再过多说明,她证明了三件事。一是这个技能确实可以被剥夺,因为最先有这个技能的,是进化者联盟的暴毙者。

二是她杀了贺云璋,三是贺云璋杀了暴毙者。

林素文消化了一下,毫无疑问,黎清没有对她撒谎。她对贺云璋并没有什么滤镜,她前不久才被调到这个作战组支援,和贺云璋相处不过几日,不会像他的手下那般应激。

她明白过来:“这就是你认定,进化者联盟会走向崩裂的理由吗?”

“对,这只是个开端,很快会有越来越多的进化者知道这件事。”黎清演示完毕,变化成人,坐回了板凳上。

林素文陷入了思考,良久才回答:“我现在,同意你的猜测。”

她很快处理好了沈涵的伤,又招手让黎清过去包扎。

脱离了机械辅助装置,黎清一下子难以站稳,虽然生命值维持在25左右,但她本身的行动力,已经被大面积伤口拖累。

林素文和赫原一起,把她扶到担架上。

“你的母亲,是不是离开了?”林素文一边帮她处理伤口,一边询问。她指的离开,是离开人世。

“离开,算是吧。”再次想起黎川澜,她妈妈确实离开这里,不知去向。

“那你妈妈在天上看你受这么重的伤,不得心疼死。”林素文手中消毒的纱布一用力,黎清嘶地喊出了声。

她腿里的子弹,在液态人时就已经被自主剥离,林素文只用帮她包扎和消毒。

林素文缠着手中的绷带,聊起了久远的事:“我的母亲也是名医生,我小时候磕了绊了,她总会很认真给我处理伤口,我走上这条路多少是受她影响。后来她去世,我进了军队,经常出入很危险的地方,再受伤,也不会有人像她一样给我包扎了。但是愈合的疤是有记忆的,时间流逝,所有伤口都会愈合。”

她拍拍黎清的肩:“节哀。”

黎清苦笑一声:“没想到你们军医还管心理治疗。”

“顺手的事。”

林素文很周到,她是个合格的医生。

黎清起了拉拢之心,所以她才会和林素文耐心解释。

她们都太容易受伤了,并且每一处伤,都很严重,她们的队伍里,需要一名医生。

但是现在,不是拉拢的时候。林素文是个负责任的人,她不会轻易离开军队。

舷窗外边,停机坪的人已经在忙碌。二十架作战机有一大半都失去了驾驶员。但仍有十来个活下来的作战员,还在尽职尽责地转移农科所的幸存者,以及没被污染的种子。

林素文也是这些力挽狂澜的其中一人,她在执行任务,照顾这里所有的伤员,做好自己的工作然后回去复命,如果她现在脱队,相当于叛逃。

黎清知晓这一点。职业是神圣的,有些人践踏他们的职业,有些人仍抱有崇高的信仰。

她还需要等一个时机。

黎清思考的时候,林素文又帮赫原验了验伤。

赫原有些肌肉拉伤,小指节也有些脱臼,保鲜膜被拉扯造成的后果带回到了人类形态。

林素文给他涂了治疗肌肉拉伤的药膏,这种药膏非常刺激皮肤,赫原觉得整个人都在发烫发酸。

但是,他的状态恢复得很快,连林素文也很惊讶,他的脱臼,突然间就好了。

神药也没这么神。

黎清忽然想到了叠加技能的分配模式,贺云璋的叠加技能不止一个,她得了一个,另一个应该落到了赫原头上。

黎清提醒:“赫原,看看你的系统面板。”

赫原的等级是D级,系统上,叠加技能那一栏,多了一个“躯体延展”的技能。

他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好像捡漏了。”

黎清说:“哪里算捡漏,你也出了不少力。”

沈涵仰着脖子追问技能细节,得知这个技能可以让两个身份有限度地延展和恢复后,她点评道:“你终于变成货真价实的保鲜膜了,以后可以把人包成粽子。”

黎清趁休息看了眼自己的系统。

和她之前猜测的一样,她的叠加技能有增加,但是击杀进化者,熟练度的提升并没有那么显著,她的熟练度现在是1082,只提升了30点。

想要从D级提升至C级,需要4000的熟练度。

随着她能力变强,升级难度也在递增,这促使她主动去挑战进化者和寄生物。

经过这次对战,黎清发现她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她是液态,会受到低温和高温的限制。比如贺云璋,就想到用低温武器来对付她。

黎清心生警觉,她需要尽快武装消抹弱点。

不知道进化者里,有没有可以变幻物理形态的叠加技能。抑或者某种技能,可以让她随意在液化气三种形态中切换。

从今往后,她需要有意识地主动寻找。这么一想,要是有辨别进化者的技能就好了。

她需要的技能,很多。

她们正在休息,作战机的舷窗忽然投下一片阴影,老秦听伤员说贺队长牺牲了,便过来向黎清了解细节。

老秦还活着,作为贺云璋的助手,上级都死了,大梁就落到了他的肩上。

他不再啰唆地吐槽,面色也变得很沉重,责任总会让人抛去天性。

他需要组织队伍,把农科所的研究员转移到安全区,然后回作战总部复命,接着奔赴向注定牺牲的不归路。

黎清按之前对伤员的说法,和老秦再复述了一遍,老秦是普通人,她不需要像面对林素文那样解释得太过仔细。

因为他与她们之间,已经有了鸿沟。

那种面对茴筝时,进化者和普通人各自划出界限的感觉,再次冒出头来。

黎清已经习惯了。

她毫无办法,除非她有一个稳定的营地,能够接收和帮助这些普通人。

但眼下,她做不到。她不是责任感过剩的人,连自己都朝不保夕,那不是她现在该考虑的事。

老秦离开前,问黎清:“你们几个,是要一起去安全区?还是要加入进化者联盟?”

黎川澜没了,黎清需要再度为自己寻找出路。

她的目标,是活着,所以她要不遗余力地收集生存资源。

她和沈涵赫原讨论了一会儿,进化者联盟完全不用考虑,那个联盟是龙潭虎穴。

不过,黎清想跟着老秦和林素文,回所谓的作战总部一趟。

她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老秦没有拒绝,他见过黎清的能力,有她护送着回去复命,他巴不得。

林素文也表示欢迎同行。

黎清的想法很简单,她见识过贺云璋使用低温武器之后,觉得有必要在联邦军崩裂之前,获取一些保命的家伙,比如枪械、比如特殊武器。

这些武器,进化者联盟的人一定会借机抢占,单单是硬件,就领先了平民进化者一大半。

要是没碰上联邦军的人也就罢了,既然碰上了,她总不能白白错过收集武器的机会。

离开之前,躺在担架上的沈涵不忘给老秦提建议,她说:“诶兄弟,要是我们缺口粮食,我有个想法,那宿舍楼的竹子冒得可快了,我们趁它冒头就赶紧削它,这样就能获得一大筐竹笋。”

这还是她上楼砍竹子时产生的念头,竹笋炒肉,别提多香。

已经变得稳重的老秦还是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吃吃吃,你就知道吃。”

他探头往宿舍那边张望,别说砍竹笋的人力了,就是去搜寻贺云璋尸体的人手,他们现在也腾不出来。

老秦没有理会沈涵的建议,掉头走了。

沈涵只能跟黎清提议:“要是咱们下次再碰上竹子,高低得挖上一点。”

起飞的作战机只有十架,剩余的十架没有人力来驾驶,和牺牲的士兵一起,永久地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作战机腾空,远离了变异植物的侵扰,调转方向往北飞。

与此同时,北方,应急作战组二十五区的总部。

没有人留意到,一抔温热的鲜血,溅洒向总部大楼的玻璃门。红色的液体顺着玻璃往下,和地面上的鲜血逐渐汇成了一股河流。

第21章 植物异变21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