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鬼魅传 > 第512章 再聚太议院

第512章 再聚太议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天傍晚,潘亚迪以太行山的名义下发的‘邀请函’便传到了部落。上面简明扼要地写着:季东陵下落已查明,请各位司长全副武装连夜前往太行山,准备讨伐行动。

在给我的邀请函里,还夹着一封密信,上书李二牛掌门亲启。

我打开信件,拿出信纸,见上面写着两行字,正是潘亚迪的笔迹:二牛,生花大师已答应带着档案前来,易老也已有所察觉,但不管怎样,我们都没有退路了,一切只在明天!

看完了信,我长长吸了一口气,心中回复道:我们一定可以。

我看了看墙上的黑帆,又到了并肩作战的时候了。

背起黑帆,下了楼。

大殿里,娴子、温寻和兮都在,似乎在等我。

“又要去太行山吗?”娴子开口问。

我点点头,故作随意且无奈地说:“是,他们就喜欢大半夜折腾人。”

兮紧促着眉头,抬手指着我身后的黑帆,质问道:“你去太行山,还带着它?”

我敷衍道:“冷落它太久了,带它出去透透气。”

温寻一脸凝重,缓缓说道:“掌门师弟,有些事情不能草率,我们是否该从长计议?”

我看着三人写满担忧的眼神,心中长长喟叹,我知道我骗不了他们,但他们也阻止不了我。

我猛地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郑重说道:“温寻听令!”

三人都是一怔,却不得不恭敬起来。温寻急忙摆正轮椅,挺了挺身,双手作揖,躬身颔首,“在。”

“即刻起,你就是鬼魅部落副掌门,我不在的时候,部落一切大小事宜全由你来定夺。”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五师兄,切记,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

温寻闻言,眉间顿时紧锁,哀叹一声,连连摇头。

我转过身,向门外走去。

“所有人都好好在家修炼,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离开部落!”

车子开出大门的时候,我隐约听见了温寻的喃喃自语。

“可你......怎么就不以大局为重呢...... ”

次日凌晨,天刚擦亮,太议院的会议室中灯火通明。

易老面容憔悴,神色哀伤,眼圈凹陷,瘦骨嶙峋,极其少见的哀叹声一声接连一声,满面的愁容仿佛要将他压垮,和以前那位犀利冷峻的老人相比,简直判若两人。看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甚至还不如当初昏迷时的状态。

他似乎已经知道了这次会议的目的,目光一一扫过我们六位司长,又在生花大师的脸上停留片刻,最终落在了潘亚迪的脸上。

“潘令君,”易老声音低沉,仿佛还带着一丝无奈:“你怎么还学会了先斩后奏?”

潘亚迪神情淡漠,不以为然地淡淡一笑:“事情紧迫,时不我待,还请易老莫要责怪。”

易老不悦地哼了一声,重重地闭上了眼睛,苦笑一下。“想说什么,就快说吧。”

潘亚迪站起身,向众人抱拳施礼:“诸位司长,这一个月来,安若谷和冯见学两位司长及其两派门人一直在不懈地搜寻着季东凌的踪迹。就在前两日,他们终于传回了消息,季东凌的位置已经锁定,就在辽宁省锦州市内一座偏远的山村附近,据我们推测,这座山村名为‘黑山村’。”

“黑山村?”萱萱惊讶不已,然后,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

“是的,”潘亚迪表情忽然严肃起来,“在两位老司长发回这条重要消息后,便再也联络不上。两位司长及两派门人共计二十多人,到现在仍是杳无音信,生死未知。”

“什么?!”听闻这话,其他几位司长皆是震惊无比。

“所以,此事事关重大,我特意请来了生花大师与我们一起出谋划策,商讨下一步的行动。”潘亚迪说着,向生花大师行了个礼,继续道:“昨夜,我已将季东凌的一众罪行毫无隐瞒的全部告知了生花大师。”

听到这里,易老一双眼睛猛地睁开,虽一言未发,却似有两把寒刀直直射向潘亚迪。

潘亚迪感受到了易老的目光,脸‘唰’地一下就红了,他不敢直视易老的眼睛,支支吾吾地躲闪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起身开口道:“易老,潘师兄,我有紧要事情要汇报。”

潘亚迪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急忙接道:“李司长快讲!”

众人皆疑惑地看向我。

“我师叔云朗大师也一直在追查季东凌的下落,昨天我收到他的消息,他也锁定了季东凌的位置,和两位老司长所传回来的情报一致,我希望我们能尽快动身,联合我师叔一起抓捕季东凌。”

我突然直言季东陵的名讳和大义灭亲的果决,让屋内很多人都十分意外。

易老眯着眼睛看了看我,缓缓说道:“鬼魅部落能正视季东陵的恶行,甚为可贵,李司长能有如此态度也是难得,只不过......”

不等易老说完,我直接插口道:“只不过我师叔想一个人对付季东凌,我担心他有危险,我们必须尽快出发与他回合!”

彭振听完,高声说道:“既然他的位置已经暴露,那我们还等什么?而且有云朗大师在,我们的胜算更能多添几分。”

潘亚迪朝彭振夸张地点了点头,又扫视众人一圈,喟叹道:“确实,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各位司长,可同意前往?”

“当然!”萱萱咬着牙说,赵雅妮也跟着点了点头。

“同意!”霍四义说完,看向白痕。

白痕义正言辞道:“我们必须去!”

话音一落,潘亚迪急忙躬身行礼,对易老说道:“请易老即刻下令,召集各派掌门前往黑山村,讨伐罪人季东凌!”

易老淡漠地看了潘亚迪一眼,没有说话,转而将目光停留在生花大师脸上,微笑说道:“既然潘令君已将季东凌一事都告知了大师,想必大师也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事实正如我之前向您求证那般,一切都是季东凌的阴谋。”

生花大师沉重地点了点头,轻轻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易老继续说道:“季东凌乃我道家之人,处置他也本该是我道门之事,不想潘令君还是叨扰了大师,把大师也牵扯了进来......”

“贫僧接到太行山的邀请函时,看见上面写着季东凌藏身于‘黑山村’,便明白此事我等没有置之不理之理。”

易老苦笑一下,无奈地点了点头,沉声开口道:“安若谷和冯见学两位司长,带领玉京洞和青城派两派门人二十,执行寻找季东陵的任务,如今已失联多日。”他顿了一下,痛心疾首地继续说道:“先前我卜了一卦......恐怕已是凶多吉少了......”

我们几人都是一惊,不由得看向潘亚迪和霍四义,见二人更是满脸惊惧。

“阿弥托佛!”生花大师念了一声佛号,开口安慰道:“卦象虽有预兆,但命数多变,或许还有转机,易老不要太过伤心,务必要保重身体,主持大局啊!”

易老轻轻地摇了摇头,对我们说道:“上个月,灵隐派刘司长已经发来了前任掌门楚廷山的遗物笔记。上面有多章内容证明,他确实参与了季东陵的法界一统,一切和我们之前推测的全部吻合了。所以,可以肯定,楚廷山掌门,也是他杀害的。”

萱萱虽然早已知晓了此结果,但听到这里还是不由得紧紧攥住了拳头:“那我们何时前往黑山村?”

“不能去。”易老淡淡地说。

“为什么?”几人几乎异口同声,不解地问道:“您之前不是还急于找到他吗?”

“我之前想的过于简单了,”易老抬起眼,缓缓说道:“其因有三,第一,黑山村这个地方非同一般,已超出你们的认知范围;第二,季东凌的恶行不宜示众,故而不能召集各派;第三,现在的季东凌恐怕已经很难对付,即便召集了各派掌门,也无济于事。

听完易老的话,包括生花大师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惊。

霍四义不可置信地问道:“易老,虽说季东凌法力高深,但总不至于二十多位掌门联手也不敌吧?”

易老笃定道:“怕是已然如此。”

众人正要再问什么,我急忙插口问道:“易老,据我所知,黑山村这个地方......是个很特别的地方,不知季东陵藏身在那里......是否还有其他原因?”

萱萱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转头看向我,眼中充满了疑问。

易老只是默默地看着我,并没有回答。

我看向潘亚迪,给他使了个眼色。潘亚迪会意,看了看易老,认真问道:“怎么个特别?”

易老转头看向潘亚迪,却依旧没有说话。

我将目光移到萱萱那双充满疑问的双眸上,悄悄点了下头。

是的,萱萱,我今天就要知道这个答案,我要撬开他的嘴,请你配合我!

萱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道:“我和李司长都知道,黑山村那里,有一个......可怕的存在。”

“可怕的存在?”其他人眼神一紧,同时用一种质问的眼神看向易老。

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不想太行山再有什么隐瞒,易老现在法力全失,已经没有这个权利了。我要借这些人的力量给易老压力,让他说出我想知道的,关于叶灵儿的一切以及五大法宝的秘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