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原神]邪神降临提瓦特 > 第60章 骑士(四十一)

第60章 骑士(四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事情就是这样。”安格斯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转头把希格雯的礼物递给了芙宁娜。

乌桕一边拆着礼物,一边道:“沃特林上来估计需要人看守,正好让卡萝蕾去,如何?”

那维莱特思考了一下:“从何种方面来说都没问题……我问问她的意见吧。”

“正好卡萝蕾重回岗位需要一段适应的时间啊,这是一箭三雕的好事。哦,不,四雕。”她点点头,“对谁都好。”

说话间她已经把礼物拆开了,露出里头的一瓶药水,希格雯贴心地留了一张纸条,讲清楚了它的作用。

“这是什么?”芙宁娜探头探脑好奇地问。

乌桕拿起纸条:“嗯……是护肤油诶。希格雯说发现这种护肤油的效果很好,所以推荐给我们。‘们’?”

她看向芙宁娜手里那个淡蓝色的盒子,芙宁娜顿了顿,解开丝带拆开来看了看,果然看见了一个和乌桕那盒子里一样的淡粉色护肤油。

“正好最近在纠结是换新的护肤品好,还是用以前那种比较好。”芙宁娜嘀咕了一句,“现在不用纠结了。不过希格雯研究过护肤品吗?”

“她毕竟是医生啦,精通药理学,化妆品本身也是一种药剂吧?”

“有道理。”

乌桕伸手向那维莱特的礼物,瞟了他一眼:“我帮你拆?”

那维莱特及时把礼物抢了回来,乌桕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咕哝道:嗐,又不会抢你的。我就是感受一下拆礼物的快乐。”

那维莱特一本正经地说:“我也想体验一下拆礼物的快乐。”

乌桕:“嘁。”

安格斯道:“哦,我还有个礼物,你要不?”

乌桕连连点头:“要啊要啊。”

旋即她便看到安格斯从法阵里拿出来两个眼熟的东西。是小朋友用的那种小巧可爱的杯子,瓶身是淡蓝色的,还插着粉红的吸管。这玩意儿过去乌桕见过几次,每一次都伴随着不好的味道,给她造成了难以磨灭的生理伤害和精神伤害。

“我说不要还来得及吗?”乌桕问道。

安格斯把两瓶奶昔放在他俩面前,道:“这是护士长的心意,是她新改进的,不出意外,她应该会问你们感想。”

乌桕把自己那瓶奶昔往那维莱特手边推了推:“你女儿的爱。不要辜负了。”

安格斯又把一瓶拿出来递给看戏的芙宁娜:“殿下也有。”

芙宁娜大惊失色:“为什么?”

“因为护士长时刻惦念着你。”

“但你为什么没有?”

“也许是因为我当天上午才喝了一杯。”他回味着说,“那真是令人难忘的味道。”

“太难忘了,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那么可爱的人做出来的食物怎么那么恐怖呢?”乌桕喃喃道,“美露莘简直就是黑暗料理的发明人。”

一向爱护美露莘的那维莱特破天荒地没有说话,他看着这两杯奶昔,似乎正打算该怎么用一种不会让希格雯伤心、同时能够拿到她想要的数据、且他不用喝的办法解决这两杯奶昔。

送给其他美露莘?

安格斯当然不会让他们逃过去。他额外多说了两句:“说起来,上午我和希格雯聊天的时候,她就有点难过地告诉我,大家好像都不太喜欢她做的奶昔。但是她很努力地想要让大家能够吸收到足够的营养,也在改善奶昔的味道,可惜一直都没什么进展,让她很怀疑自己……”

那维莱特心中宛如中了一箭,他面上明显地流露出一丝愧疚,然后拿起了奶昔瓶。

芙宁娜咽了咽口水,视死如归地闭上了眼睛,小声地说:“希格雯帮了我们那么多,她都是在为我们好……”

乌桕看着他俩喝了一口,才面无表情道:“我很乐意陪希格雯研究,但我不想喝。”她低头看了一眼那维莱特,“有你喝就够了,对吧?审判官大人?”

那维莱特没说话,他看上去要没了。

最想看见遭殃的那个人没能成功遭殃,安格斯遗憾地叹了口气,转头给芙宁娜递了颗糖,又给她倒了杯茶,压一压舌头上奇妙的味道。

那维莱特沉吟片刻道:“希格雯的手艺确实有进步。”

芙宁娜吐着舌头:“真的吗?我觉得还是一样的……又苦又黏又酸又涩啊?”

乌桕歪歪头:“你说真的?”

“没错。”那维莱特抬起手把奶昔递给她。

乌桕低头叼着吸管尝了一口,歪了歪头:“还真是。是去掉了什么材料吗?”

“那大概就是了。”安格斯道,“多好,你们可以反馈回去了。”

芙宁娜还在喝一口奶昔喝一口茶,相比之下,这两个人似乎对于这种口感接受良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以前就多次惨遭毒手。安格斯再一次表现了自己的遗憾,而那维莱特问:“那部剧本已经写好了吗?”

安格斯摇了摇头:“还没有,已经确定好日期了吗?”

那维莱特道:“我想,迅速决定下来比较好,否则再过一段时间,消息该传到那些贵族耳朵里了。到那时候,事情可能不太好处理,最糟糕的情况,整个剧组都会有危险。”

“其实你们的剧本只要通过了审批,势必会被那些人盯上,越到演出时间,阻止的动作就会越大。”乌桕坐到那维莱特的办公桌边缘,看着安格斯的眼睛,说,“所以我们建议你最好这个月确定剧本,下个月确定演员并开拍。那维莱特还打算给你们再配一队警备队,以防万一。”

安格斯点了点头:“我尽量。”

他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有两个问题,格式塔的建立地点是认真选的,还是随便选的?以及水仙十字结社想要活性化厄里那斯的原因是什么?”

乌桕问:“你是想说,水仙十字结社本身说不定了解一些原始胎海的事情?”

安格斯“嗯”了一声。

那维莱特站起身,一边走向最近的书架,试图翻找水仙十字结社的相关档案,一边沉声道:“当年是阿兰·吉约丹向我汇报的活性化事件,之后的事情也都是交由他负责。没记错的话,在他呈递上来的记录中写道,水仙十字结社想要运用深渊的力量去达成某些目标,且事件最后,罪魁祸首雅各布·英戈德、雷内·英戈德不知所踪。”

“也许他们还活着?”安格斯询问道。

那维莱特精确无误地从繁多文件中找到水仙十字结社的档案资料,打开来看了几眼,确定与记忆中的内容没有太大的偏差,便递给了安格斯。

安格斯一目十行地翻阅着。乌桕则道:“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已经用深渊力量做过了实验?”

“阿兰写了,他说雷内推导出了末日的到来,并将其当成了现实,试图溶解其他人以达到汲取对方记忆和技能,以神之身熬过末日。”安格斯呢喃道,“显然阿兰并不相信他的说法。但实际上雷内没有错。——最后雷内跌入了溶解一切的缝隙之中,我想应该就是原始胎海。这里没有提到雅各布的后果,阿兰猜测他死在了厄里那斯体内的那场大战中。”

他轻轻地“啧”了一声:“假如雷内没死,他对于深渊力量、原始胎海的研究势必能够帮助我们研发法阵。他显然是这方面的天才。”

“或许我们可以期待一下雅各布?”乌桕晃了晃腿,说道,“阿兰也只是猜测,但也许他没死呢?甚至更大胆一些,雷内对于原始胎海的研究已经足以让他掌握免于溶解的方法了。”

“阿兰隐瞒了一些事情。”安格斯翻看着之后的雷内相关的资料,道,“他和雅各布、雷内曾同在水仙十字院长大,之后还在自然哲学学院共事过一段时间。这之后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雷内突然提出项目申请,研究各国与深渊相关的物质,并在同时发展了水仙十字结社。阿兰很聪明,雷内不会不清楚他的才能,所以告诉了他他推算出来的末日。”

“阿兰却不相信他。”乌桕摸着下巴道,“为什么不信?我以为他们是很好的朋友?看来不是?”

“也许是天才们共同的特点?比较相信自己得出来的结果。”芙宁娜很有感触地说。

安格斯继续道:“水仙十字结社成立之后,雷内溶解了一部分人,获得了他们的知识。后面有提到过当他们查封格式塔时雷内已经不是人的模样,那么问题来了,雷内是以何种形态溶解人的意志的?是这个怪物的形态?需知枫丹人的前身是纯水精灵,要想记忆共通,除非大家都是纯水精灵、且都溶解在了水中。由此我们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雷内不知道采用什么方法,让自己在原始胎海中保持了‘独立’,他具有独立的人格和意识,并以身体为载体,盛装进了其他人的意识。他的身体恐怕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某些材料构成的,原料当中应该就有原始胎海,或者说,最初的纯水精灵。正好,水仙十字院的院长就是一名纯水精灵。”

芙宁娜摇了摇头:“纯水精灵几乎都和厄歌莉娅抵抗深渊去了。”

“你也说了是几乎,”安格斯指出,“并不是所有的纯水精灵都消失了。比方说璃月仍旧有一只纯水精灵。”

“那么,如果是这种形态下的雷内,他确实可以存在于原始胎海之中,对吧?”乌桕问,“但我们上次去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他的踪影?他该不会被那条鲸鱼吃了吧?”

室内沉默了一会儿,芙宁娜磕磕绊绊地说:“也许、也许他只是藏在了哪里?”

安格斯耸了耸肩:“看来我们必须再去一趟原始胎海,顺便找找这个雅各布,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再找阿兰·吉约丹谈谈,也许会有什么新收获。”他声音低了下来,“我还要写剧本,抽空调查一下这些贵族……一队警备队恐怕不太够,这段时间正好给我用来操练那群仪仗队,起码单兵作战能力要有吧?这群人太弱了。”

他倒吸了一口气:“有重当团长的感觉了。”

芙宁娜对那维莱特说:“你看看,要不要建立一个训练基地,我觉得他很适合当教官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