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当我救赎的剧本全员be后 > 第40章 挽桑弓

第40章 挽桑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孟挽桑突然想到,她刚才带回来的糕点了。她听别人说过,吃甜食能够叫人快乐。

孟挽桑恍惚的想,快乐应该是能够减轻一丝疼痛的吧。

刚好她今日买了糕点回来。

伸手将她刚放下的纸包打开,里面的糕点精致。她一路拿的也小心,没有被损坏,做出来的形状仍就很漂亮。

她将被油纸垫着的糕点朝谢玉衡那推了过去。

“谢玉衡,你吃点糕点吧。这是甜的,或许能让你开心,身上的毒,说不定就没这么痛了。”

怕他看不见,特意挑了一块,给他递了过去。

孟挽桑见他伸出手来,她甚至觉得谢玉衡伸手来拿的手指也是苍白的。

孟挽桑见他将糕点吃入口中,期待的询问。

“你感觉有好点吗?”

谢玉衡轻轻应了声。

若果是平常,孟挽桑一定不会相信,但是此刻她真的被谢玉衡的回答,宽了一分心。

不管是不是真的,都叫她放松了一点。

两人便静静的对坐着,孟挽桑静静看着谢玉衡一点点的吃她带回来的糕点。

桌上点着的着火跳动了一下,这盏蜡烛也快要燃尽了,屋子里在没有其它蜡烛。

孟挽桑抿了抿唇。

“谢玉衡,你还很疼吗?”她迟疑道,“你能休息吗?睡着了就不疼了。”

“恩,不疼了。”

谢玉衡将最后一口糕点吃完。

“累了一整天,殿下也早些休息。”

“殿下身上还有伤,不必在劳费心神来担心我的。其实这毒也不是很疼,我早就习惯了。我身上的不是汗,而是水。”

孟挽桑看谢玉衡清浅的笑着。

语气不急不缓,似乎真的没有很疼的样子。

孟挽桑都有些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太经张了。

在她走神时,谢玉衡已经弯腰,将桌上那盏快要燃烬的蜡烛熄灭。

屋子里又恢复一片漆黑。

孟挽桑有些不适的闭了闭眼,见他已经起身,真的打算睡觉,她才转身去自己的床铺躺下。

孟挽桑睡不着,一直侧头望着屏风上倒映出来谢玉衡的影子。

他很平静的躺着,看着很正常,没有一点动静。

孟挽桑翻了个身,突然开口道。

“谢玉衡你睡着了吗?”

“没。”

“今日太子同你讲了写什么,你同我说说吧。”

孟挽桑本来就是想确认谢玉衡是不是真的不疼了。

听到清泠泠的嗓音透过屏风传入耳中,与往日想比,谢玉衡的声音还掺着一丝哑。

但他的声线很稳。

那道声音还在继续,孟挽桑渐渐放下心来。谢玉衡应该是不痛了的吧?

那些课业有些催眠,孟挽桑已经开始犯困了,她迷迷糊糊的想,毒药发作已经过去了吗?

谢玉衡真的已经不痛了吗?

那丝沙哑,应该是他之前太痛了,受到的影响吧。

还有,她起来了。

谢玉衡在之前,还想也在晚上偷偷跑出去消失过。那时他也是毒性发作,才跑出去忍耐痛苦的吗?

她叫了系统,用它问了许多话。

有些系统告诉她来,有些回答的很含糊。

原本迷糊的思绪,彻底断片。

“殿下?”

黑暗中,屏风的另一头发出了细微响动,谢玉衡半坐起身子,轻轻的不确定的唤了她几声。

在确定孟挽桑睡着了后,他才停下来讲今日所学到的,掩着唇,低低的,小心的轻咳了几声。

四周昏暗,鼻息间是潮湿的霉味,还有血的味道。

黑暗的角落里,孟挽桑朦朦胧胧的看到一团瘦小的身影,他卷缩在角落里。

孟挽桑有这么一刻以为自己穿回到了还在皇宫中的日子。

但是孟挽桑知道这里不是皇宫中谢玉衡住的那个黑暗狭隘的屋子,而墙角落里卷缩着的人,也不是谢玉衡,他是一名孩童。

比谢玉衡还要年幼。

孟挽桑就站在一个破旧的缺了角的桌子旁,她只是站着,环顾四周,她可以确定自己确实不认识这里。

她为何会在这里呢?

她应该在床上睡觉的,这里是她的梦境吗?

可是梦境都会梦到自己熟悉的,但孟挽桑非常确定,这里让她陌生,是她从来没有接触到过的地方。

她记得她睡觉前是听着谢玉衡的课业,又同系统讲了些话,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的。

孟挽桑试探性的叫系统

“系统,这里是哪里?”

【这是谢玉衡小的时候。】

“谢玉衡小的时候?”

孟挽桑拧眉,望着角落里卷缩着的小人,觉的震惊,觉的差异。

这是谢玉衡吗?

可是谢玉衡是谢国的太子,他本应该是高高在上的。

应该华服加身,应该被所有人簇拥着,被包裹在一层腻人的甜蜜果糖里,被万千人没有理由的爱着,宠着的。

而不是像眼前这样,脊背弯屡遍体鳞伤,像一只被人丢弃的,驱赶的,未曾有人喜爱过的小兽。

孤零零的,独自一人躲在这处发霉脏污的角落里,安静的舔舐伤口。

而他的四周始终只有一片黑暗,绝望压着他,不断的拉他坠落无尽的深渊。

孟挽桑终于迈开了脚步,一步步的,带着探究的,朝那道瘦小的身影走去。

她要去确定一件事。

一件关于谢玉衡的事。

这件事困扰了孟挽桑太久太久了。

孟挽桑一步步朝他走近,她便停步站在他的身前。

她这才看清,小谢玉衡手里还捧着一只蜡烛,灯芯燃烧着,融化后滚烫的蜡油一滴滴的砸在他的手背上,敷上一层白色的蜡。

他却像不知道疼痛一般,依偎在墙角,也不晓得将蜡烛放下。

“娘亲?”始终低垂着的人抬眼,“是你来看我了吗?”

那双银灰色的眼睛闪过一丝光亮。

可四周静悄悄的。

两人四目相对。

孟挽桑眼底闪过惊讶,系统说过他应该看不到自己才对,她轻轻的眨了眨眼,想要开口说的话又咽下。

随后孟挽桑眼睁睁的看着谢玉衡眼底刚聚集起来的光亮一点点湮灭,恢复如初,在此成为一滩死水。

垂着头低低的呢喃。

“是我的错觉。”

孟挽桑在他面前我蹲下,伸手在他晃了晃,又用手碰了碰他。

孟挽桑在确定谢玉衡看不到自己,同时自己也触碰不到他时,微不可查的拧起了眉。

“他当真看不到我?”

【看不到的。】

【宿主只是个过客,现在这些全都发生过,只是被我用一种手段在次呈现在宿主眼前而已。】

【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对宿主来说,更接近于一场关于谢玉衡儿时的影像。而宿主现在扮演的只是一个看客,对处于这段时间的人来说是不存在的,也改变不了什么。】

孟挽桑点头。

她站着默默看了谢玉衡很久,又在他身边坐下。

“既然改变不了,也不能阻止谢玉衡黑化。那你叫我看到这个有什么目的?”

【宿主虽然不能改变过去。却可以看到谢玉衡的过去。能够帮助宿主更好的了解到任务目标,让宿主能够更好的完成任务。】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他手中捧着的蜡烛都熄灭了。

孟挽桑便坐在他的身旁,看着他一点点将手背上凝固都蜡扣下来。

终于封闭的空间破开口子,是紧闭着的门被打开了。

小谢玉衡在此多了点高兴的神色。

“娘亲?”

“娘亲……好疼啊!”少年断断续续的,不断的哀求着,“娘亲……我好疼!”

而那貌美的妇人,握着刀的手松了一分力道,似乎想要起身。

小谢玉衡的眼底流露出一丝欣喜。

但很快,又湮灭了下去。

但小谢玉衡还是倔强的仰起了脖子,将脸上积攒出来小心翼翼几近讨好的笑容,展露给眼前,他一遍遍叫着娘亲的女子看。

这样的小谢玉衡更像是一只小兽,将自己柔软的腹部展露,生涩的向面前的女子撒着娇。

“娘亲,我不喝了。我会乖乖的,不在发出声音了。”

可是小谢玉衡的讨好没有起到一点作用,他还是被人抠着下颚,温润冰凉的瓶口抵在他唇畔上,嘴里被强硬的灌入了褐色的液体。

女子眼底有针扎,但很快又坚定,轻柔的哄骗着他。

“孩子乖,喝了这个你就不疼了。”

孟挽桑冷眼看着。

就算不知情的人,眼下看着这情况,也能知道这断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孟挽桑想小谢玉衡定然也是知道的。

“别喝!”

孟挽桑忘记了自己只是个看客,拧着眉,提醒他。

可惜小谢玉衡还是乖巧的,一点一点的将女子喂来的那些褐色的水,全部喝下。

小谢玉衡确实知道那是什么。

这东西他喝过很多次。

这是能叫他闭嘴的东西,能让他痛的浑身痉挛抽搐,渐渐失去知觉,能让他许许多多天都开不了口的毒药。

等到她心情好时,在喂下解药。

小谢玉衡安静下来。

女子双臂怀抱着他,将他放在自己的臂弯里,又用帕子温柔的将他嘴角漏出的毒药擦去。

这一刻,到是有些母子相处时温馨的感觉。当然,前提是刚才她没有强逼着,给谢玉衡喂毒药这事的话。

“好孩子不要怕,娘亲会很轻的。”女子染上哭腔,嗓音甚至带了一点颤抖,“很快就好了。”

被她搂在怀里的小谢玉衡眼眸渐渐空洞,心底卷上失落,他开始觉得无趣。

他还是失败了。

娘亲还是没有对他心软。

是因为他太脏,太丑,身上太丑了。

所以一点也不像他了,所以娘亲才不会对他心软吗?

小谢玉衡的眼底浮上迷茫。

额角上青色的静脉凸起,在苍白的皮肤上蔓延,又缀上了许多细细密密的汗珠。

女子手中血迹斑斑的发簪抵着他的手腕,狠绝的,重重划出一道伤口。

孟挽桑看见小谢玉衡面色更加苍白,只是眼底闪过一点光。

他想起来了。

刚才他忘记将眼睛闭起来了。

一定是他的眼睛叫娘亲看到,叫她不喜了。

他下一次求饶的时候,一定将眼睛闭上,好好装扮成谢玉衡的模样,不叫娘亲发现。

这样娘亲也会对他心软。

小谢玉衡苍白着脸,勾起唇角,眼底浮起点点光亮。

他有点期待。

到哪时,娘亲应该就会对他很好很好了吧!

真心实意,发自内心的将他抱在怀里,心疼的哄着他,给他上药,给他糖吃。

小谢玉衡的唇角弯起,眼底多了一点光亮。

而疼痛却在这一刻翻天倒海的席卷而来,他迷迷糊糊的想着。

等到那样时,真好啊!

作者有话说

第40章 挽桑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