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攻具人自我意识觉醒后[快穿] > 第11章 想亲

第11章 想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言朝怎么也没猜到宋白栩的惊喜是在第二天出现在项目洽谈的商务晚宴上。

“你们谈你们的事儿,不用管我。”宋白栩跟在堂姐身后,对言朝眨眨眼,看上去格外的乖巧,“我就是过来旁听学习一下的。”

宋瑛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略带歉然:“小栩他任性惯了,一听是要跟你吃饭,说什么也要跟来…还请小言总多担待。”

“没关系。”言朝微微摇头,“先入座吃饭吧。”

跟在言朝身后的谢助理忍不住在心里轻哂。

言宋两家要联姻的事儿并不是什么秘密。

旁听学习?宋白栩一个学美术的,压根无心家业、对经商一窍不通,能学习什么?

任谁听来都是鬼扯的理由,但没人会戳破。

言朝和宋瑛没说什么,其他人自然不会多嘴。

在座的人都心里门清,宋家这位小少爷“醉翁之意”在的是小言总。

但只有小言总知道,宋白栩今天出现在这,不全是为了他。

宋衍也出现在这了,他是这个项目里的三把手。

过来盯梢才是第一要紧的,见他只是其次吧。

言朝从容接过宋白栩给他舀的汤,漫不经心地想。

他拿出手机,敲了几个字发给宋白栩。

至于宋衍似有似无飘过来的目光,言朝选择性地无视了。

就坐在宋白栩右手边的宋衍清楚看到言朝给他发了什么。

/YAN/:安分点。

明明是警告的话,可这三个字落到宋衍眼里,愣是被他品出几分调情似的暧昧感。

他原就冷淡的脸色又冷了一个度。

大庭广众下如此,真是没礼数。

宋白栩约莫是察觉到什么,一个眼神没分给宋衍,但却调整了角度,只留了一个手机壳给他看。

他哒哒的敲着键盘,唇角不自觉地翘起,笑意盛在眼里,似春水融动。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覆下,在眼睑处留下浅淡的阴影,有种直白又鲜明的好看。

即便宋衍同为男性,且厌极了这个侄子,也不得不承认,宋白栩是真的漂亮。

一眼望过去就觉惊艳的、最招人喜欢、也是最符合言朝审美的漂亮。

宋衍低头夹菜,掩去眼里的阴翳。

就算皮相招人喜欢又如何?

总归只是以色侍人,用于联姻维/稳利益的花瓶罢了。

言朝待他如此纵容,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

但。

他的自欺欺人不过半个小时就被戳碎。

言朝起身出去不过一分钟,宋白栩也找了透气的借口溜出去了。

宋衍动了下腿,但却只能死死把自己钉在座位上。

不能出去,出去就功亏一篑了。

这个项目他排除万难才争取到的,任何差池他都担不起。

十分钟后,看着两个空空如也的位置,宋衍坐不住了,起身离桌。

宋瑛看着宋衍的背影,漫不经心地和过来敬酒的经理碰了下杯,唇角勾出嘲讽的笑。

定力差成这样,孰重孰轻也掰扯不清。

真是蠢透了的行为。

……

宋衍出了包厢,行至拐角,忽然听到宋白栩的声音:“我保证下次不会这么自作主张啦,学长不要生气嘛。”

尾调咬得软绵绵的,撒娇的意图很明显,生生听得宋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言朝回应的语气一如既往的疏淡无澜:“没有生气。”

“那我……”后面宋白栩似乎是刻意压低了声音,宋衍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言朝话里染上一丝无奈:“回去再说。”

回去?

他和宋白栩,已经同居了?

意识到这点,宋衍脑中霎时空白了一瞬。

宋白栩挽着言朝的手转过弯,和他撞了个正着。

抬眼一扫,发现宋衍的脸色阴沉得可以滴水。

这是听到什么了?还是误会什么了?

宋白栩不动声色地扬了下眉,唇边笑意不变,笑眼盈盈地应和了言朝的话:“好,那回家再说。我看学长在饭桌上没吃什么东西,回去了我煮碗清汤面给你垫垫。”

话落,他看向宋衍,唇角弯弯,语气温温柔柔的:“小叔叔也出来上厕所?前面右转就是了。我们就先回包厢了。”

他笑得宋衍很想不管不顾的上去给他一巴掌。

言朝垂下眼,不是很明显的,带了稍许不明意味地瞥了宋白栩一眼。

真是泡得一手好茶。

小言总对学弟那点心思了然于怀,但他什么也没说。

默许了宋白栩故意含糊其辞的暧昧引导。

07说得没错。

他确实吃这套。

两人和宋衍错身而过,言朝全程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

宋衍站在原地半响没动,直到掌心传来一阵刺痛,他才发现指甲不知何时深掐入了手心里,留下一排深红的月牙印。

……

言宋两家的合作智能未来城这个项目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这次见面,也只是落定一些事情,洽谈部分项目细节以及后续的对接事宜。

晚宴氛围平和友好到双方的项目经理在酒过三巡后已经开始互相叫哥了。

一场还不觉尽兴,纷纷要去楼上的KTV再来一场。

小言总饭桌上喝了点酒,这会儿有点犯懒,说你们去,全场消费记他账上。

谢衡今晚滴酒没沾,闻言压低声音问:“那我送您回去?”

“不用,你跟他们去玩。”言朝接过谢衡递过来的车钥匙,懒倦掀眼,眸光朦朦胧胧地压在乌睫下,眼中似氲着暖雾,无端给清凛眉眼都催生出几分恣妍来。

明知言朝看的是宋白栩,并没有和他对视,可被这样的眼神轻落落地睇着,即便是错觉,宋衍的心跳还是不可抑制地加快。

随后,他看到言朝对他这个方向很轻地勾了下手指,“走不走?”

“走。”宋白栩在宋瑛揶揄的目光中起身,几乎是小跑到言朝身边,勾过他指尖的车钥匙,声音甜而清朗:“我们回家。”

他一错不错地看着言朝,几乎舍不得挪开眼。

言朝喝酒容易上脸,肤色又白,脸颊上透出的那层薄红便似渲在雪上的桃花色,清冷且诱。可他眉眼间的冷淡却半点不减,眉睫淡倦而慵懒地半耷着,整个人有种说不上来的蛊。

无端引诱着人想要对他做点什么坏事儿。

直到上了车,宋白栩的目光还是没从言朝脸上移开。

小言总倚在副驾驶上,阖着眼养神,这会儿声音也听起来也格外的倦懒:“想什么呢?专心开车。”

宋白栩盯着他比平时红了一个度的双唇,一时被美色恍了神,脱口而出:“想亲…”

他及时止住,差点咬到舌尖:“……青提慕斯。”

言朝睁眼,用指关节有规律地轻叩着车窗,眼神似笑非笑。

“想吃青提慕斯?”

“恩。”宋白栩感觉面上生热,“很想吃。”

说着,他又忍不住偷偷瞥了眼言朝的嘴唇。

他的双唇偏薄,唇弧起伏不大,衬着疎冷浓镌的眉眼,天生一副凉薄冷情相。不笑时给人的距离感极重,格外不好相与,更别说亲近了。

被别人唤上一声小言总后,他就没再刻意敛着气势。若是眼皮一掀,冷冷淡淡抬眼睨过来,更是直叫人心里突突的,心理素质较差的还可能会摔个屁股墩。

可宋白栩就吃这幅皮相,言朝任何模样,他都喜欢。

宋白栩不记得从那里看过,说嘴唇薄的人才适合接吻,面皮子再冷再凶的人嘴唇也该是软的,亲上去一定很舒服。

唔。

上边儿的尖牙略用力地咬住下唇,口腔里漫开淡淡的血腥味。

真的,很想和言朝接吻啊。

宋白栩深吸口气,凝神认真开车,不敢再分神。

只是握着方向盘的手,却用力到骨节泛白。

……

等车子开入地下车库,宋白栩脸上的温度才稍稍降下来,只是耳根却还红得厉害。

言朝的目光在他泛红的耳朵上停了下,又波澜不惊地移开,从副驾驶储物格里抽出两张票,递了一张给宋白栩。

“这周六《关山月》首映礼,去吗?”

黑底细闪的票底,印着龙飞凤舞的“关山月”三个烫金大字,右下角还有一行暗金色小字:导演-谢家明|领衔主演-傅有融/明赐。

“去呀。”一秒都没到,宋白栩就应下了。

“......”言朝顿了下,才接着问:“这周六你还有其他安排吗?”

电影票被宋白栩举起晃了晃,横挡住他下半张脸。杏眼弯成两簇月牙,漾开明润笑意,“这可是学长第一次主动邀请我,就算没空也要有空啊。”

“如果有事的话不用勉强。”

“不勉强!”宋白栩加重语气,“我周末本来也没什么事。”

那行吧。

言朝也懒得追究他是不是真的有事,“首映礼结束后可能要和我朋友一起吃个饭,这两张票就是他送的。”

与其说是送的,不如说是某傅姓顶流强塞给他的。

傅有融原话是“我第一次领衔主演的电影,小言总怎么也得来给我撑个场吧?票已经给到了,要是首映礼那天你要是没出现,咱两这十几年的友情就作废算了。”

傅顶流还说,两张票他带谁来都行,除了那个分了手的老baby。

......真不知道傅有融是什么脑回路,居然会认为他会带宋衍去首映礼?

“我都可以。”

简直不要太可以,有机会被言朝介绍给他的朋友认识,对宋小少爷来说不要太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2024.03.04替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