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我的心事,是隐藏爱你 > 第2章 Chapter 02 意料之外

第2章 Chapter 02 意料之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凌晨两点,后场就没有叶声笙什么事了。

发了兼职的工资,李经理对叶声笙说:“妹子看来是本职工作啊,感觉比Serena专业很多,你有没有兴趣长驻啊?”

叶声笙摇头:“Serena更合适。”

让工作人员指引到了club的后门,前门因后半夜的活动生物多了起来,被围得水泄不通。

几个小时下来叶声笙确实是汗流浃背,但并没有感觉到困意,反倒是更精神了。

蓝色的羽绒衣被叶声笙拿在手上,叶声笙戴上了口罩。耳机塞在耳朵里,开始播放着inzo-《earth magic》。

开了门后,叶声笙便被人使劲扯着肩膀就甩出了门外。

从耳朵飞出的黑色蓝牙耳机掉在地面,一只被人踩烂,另一只不知所踪……

看他们几个应该是被酒精泡坏了脑子的异性生物,叶声笙不想与他们计较。

几个男人步步紧逼,把叶声笙逼到了一堵墙。后门小巷并没有保安,但有三三两两的异性男女在后巷扎堆抽烟嬉笑。

叶声笙发现带头闹事的,就是刚才按住她手机显示屏的男人,凑到叶声笙的面前想摘下她的口罩,被叶声笙躲开。

“刚才哥给你面子你没喝,现在总能喝了吧。”

随手提着酒,想必以往也没少为难别人。叶声笙态度依旧很冷,稍微带些警惕地将羽绒衣护在面前了一些:“我已经下班了。”

闹事的人里面,一个红头发的男人拿起酒瓶塞给叶声笙,低头警告:“我们井哥让你喝杯酒就这么难?给脸不要脸?”

酒瓶已经到了叶声笙手中,叶声笙看了一眼是伏特加,虽然还剩下三分之一不到,可这喝完必定不省人事。

叶声笙还给了那醉鬼,口罩下带着少有的礼貌性微笑回答:“敬酒的人先喝。”

其他混混一听来了劲,那位井哥拿起瓶子就囫囵吞了一大口:“来,该你了。”

——

几分钟之前,顾倾淮是看着那个红色身影走向后门的,看着叶慎疯狂打叶声笙的电话没有人接,大喊着立即要去学校逮人时,他更确定了那个下台后离开的人是叶声笙。

只是顾倾淮提醒了叶慎,现在太晚了。

叶慎又连着喝了好几杯,顾倾淮见他嘴里骂骂咧咧拿着手机还想打,便说:“电话号码给我,通了我告诉你,你现在这模样,哪怕接通了也会吓到她。”

兴许明知她不会接起,顾倾淮还是拨打了一遍。

——

“啊!死丫头还挺有劲。”

顾倾淮打开后门时,看到不远处一个戴着黑色口罩、瘦小的身影的人和几个男人扭作一团,但传来的只是男人的哀嚎声,手机上又按了三个数字拨通,交代了地址。

酒瓶被叶声笙抄起砸向了其中一人的脑袋,碎片也无意间在打斗的过程划开了叶声笙的手臂和侧脸,衣袖被扯破,羽绒衣早就被几人踏毁在地面,可这些人就是没这本事将她的口罩摘下……

书包里的便携式设备却跟宝贝似的被叶声笙放在书包里护着,背在肩上没有丝毫损坏。

南方的冬天,就是说不出的刺骨冷,刺骨的时候,还会夹杂着细密的小雨,丝丝小雨吻在叶声笙带血的伤口上,有些疼。

叶声笙的发丝散乱,周边的警铃骤然响起,小巷子内昏黄的灯光打在几个七倒八歪的男人脸上,照出他们各自带着伤势,井哥啐了一口看向那堆前方抽烟事不关己的人:“谁!谁报警了艹!”

顾倾淮刚准备跑到几人身后时,恰好井哥被叶声笙一脚踹到了他身侧,还有几个,像是被过肩摔后打到趴下……

没看清来人时,叶声笙还大放厥词,随意用身上的碎布扎起头发,面露狠色:“以为女生好欺负是不是?姑奶奶武术学完的时候,你们还在喝AD钙奶!还让我喝酒?”

顾倾淮的胸腔微微起伏,看着一身红衣站在细雨下的叶声笙,反应了几秒才找回声音:“你……”

声音让叶声笙不禁看向他,忽然想着又是哪个什么斯文败类来帮这群人的忙时……

完了。

叶声笙下意识地睁大了双眼,眼神里的虚影一晃,她看清楚了他。

顾倾淮跑出来太匆忙,并未带着西装外套,看着有些瑟瑟发抖的她,被口罩遮住了半张脸,顾倾淮认清了那双杏眸,只是本能地走向前。

可“完了,完了,我现在就像个要饭的疯婆子”这声音一直在叶声笙的脑海里回响,胡乱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叶声笙喘了一口气,拔腿就跑。

——

凌晨,Z城派出所。

看顾倾淮做完笔录后,叶慎酒醒了大半。

车停在派出所的停车位内,顾倾淮倚在车门仰头看天点燃了一根烟。

叶慎不明所以地问:“好好的怎么大家喝醉了你却来打架了?顾倾淮!”

顾倾淮吸烟的那只手骨,有的伤口已经慢慢结了痂,有的还淌着几滴鲜红的血珠。

叶慎看顾倾淮舌尖顶着后槽牙,猛然冷笑了一声呼出几口烟,叶慎一掌拍在他手臂上:“哥们儿你疯了,你在流血啊!忽然笑个毛线啊?”

“不对……你好像一直是个好学生,从来不打架的吧?”

但此时顾倾淮的脑海里,只是不断地回想起那飞奔的红色汉服衣摆,张皇失措地消失在那club的后门小巷……

嘴角叼着燃烧的烟,一边将几个数字在手机内保存下来。

几年不见,他得知了原本像小兔子的她,竟然有这样跋扈的一面,还有,她的电话号码。

顾倾淮忽然像是得到了一颗水果糖,味道……叫作世间绝无仅有。

——

一个月后。

Z大附属医院内,咳嗽声起伏不断,叶声笙不知道为何现在这年头,人人来医院的感觉,就像回第二个家这么顺便。

叶声笙咳嗽了将近一个月,感觉自己的肺快要咳爆了,可做了CT却什么事儿都没有,花了几百挂了呼吸内科的专家号,听了几句唠叨开了药,还被建议看耳鼻喉科的专家。

终于觉得扛不下去,叶声笙早上点开耳鼻喉科的预约挂号时,各种专家都挂满了,且一周内的专家号全满。于是,上午半天的最后一个普通门诊号,叶声笙点击了预约。

——

“请99号患者叶*笙到普通门诊02号诊室就诊……”

机械的呼叫系统女声提示叶声笙就诊,近视眼的叶声笙看了大写了“02”以后进了门。

医生抬眼便能看到将自己裹成一只熊的叶声笙,缓步坐到位置上。

看病的流程叶声笙早已烂熟,见了医生也不想废话。

此时如同丧尸附体的声音,拿出包里的各种就诊单和报告单,开始描述自己的病症:“医生,我反反复复咳了快一个半月了,嗓子很难受……胸闷,鼻塞……晚上睡不好,生病这么久人就很烦躁,上一周还发热了,最高温度39℃,我去了呼吸内科一会儿说我支气管炎一会儿又是扁桃体炎,人家专家看了CT报告说我没问题,建议我来这看一下……”

“……”

说完了一大堆,叶声笙觉得说得这么详细,这医生理应回答一句。

难道是普通门诊挂号费太少,他们惜字如金?

医生对着电脑屏幕好像是在点击鼠标查看什么,而后回答:“这些不用给我看,本院就诊记录系统都能查到。”

四目相对时,叶声笙乖巧地眨了眨眼,眼神下移时,看到了“顾倾淮”三个字在胸前:“你……”

叶声笙庆幸此时戴着口罩,可似乎有些如坐针毡,叶声笙也是下意识站起身。

顾倾淮的键盘敲重了一个字母,声音略有怒意:“你又跑什么?我都还没开药。”

又……

叶声笙摸了摸额头掩饰。

顾倾淮刚才听了这么多描述,抓了几个关键词过后给出回复:“你穿太少。”

低头缓缓打量了一下自己今日的装扮,围巾、小熊帽子、看似能装下二百斤体重的羽绒衣、兔子手套、雪地靴……

顾倾淮又提示:“你那天晚上,穿得太少。”

还是旧事重提了,这都一个多月了,叶声笙虽然不知道后面那事怎么解决,但有些闷闷地说:“你别告诉我哥我打架了……”

“口罩摘了,我看下你的嗓子。”

“哦……”

一瞬间又乖巧了起来,顾倾淮内心的怒气暂时被压住了一些。

等到顾倾淮戴着医用手套的手触碰到,些许力道抬起她的下颌时,叶声笙只觉得头皮发麻,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自然而然地屏住呼吸。

抬头刚好看到了他黑长直的睫毛,顾倾淮说:“张大嘴。”

叶声笙无声为难地点头,可要在认识的人面前张开血盆大口实在难堪。

顾倾淮拿着手电俯视着叶声笙,一脸视死如归闭上了眼睛张大嘴。

“上周还说你扁桃体化脓,这下看已经好了。”

看完了嗓子,又拿来了什么钳子一类的,叶声笙咽了一口口水,顾倾淮看她紧张,声音稍微柔和了些:“头低一点。”

冰冷的器械钻进了鼻腔。

“呃啊……”

“我的鼻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