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我靠动物系统给秦始皇当神兽 > 第6章 纯善

第6章 纯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郎钰和跟着王贲在皇宫里乱转,说是要熟悉一下,其实王贲也不知该领着小神兽去哪,只能挑自己能去的地方让郎钰认认路,至于那些夫人住的地方就算了吧。

郎钰感觉就像是在迷宫,地方太大了,光听见王贲说,“这是大臣上朝议政的地方,这是陛下的寝宫,这是少府,这是……”,听的人头都大了,还好她有系统。

“好统统,帮忙把路记下来呗。”郎钰柔声哄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自闭的系统。

系统:“你这么能耐叫我干嘛!”

郎钰:“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你可是我的好搭档,统子你这么厉害,没了你我可怎么办啊。”

系统在一声声赞美中逐渐迷失自己,它,膨胀了。

“既然你如此崇拜伟大的系统,那我就再帮你一次!”,系统平直的电子音里都能听出它此时此刻有多飘,听的郎钰一阵无语。

怎么着,那任务不是我做的?算了算了,孩子还小,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

有了系统的帮助,郎钰再看皇宫好像自带导航一样,一看就知道往哪里走能到哪里,直接走到前面带路。

王贲还在心里琢磨,这神兽就是神兽啊,不一般,还没转完这地方她直接就知道该往走了。

努力忽视王贲那看什么新奇东西的眼神,郎钰领着他又走回了最开始的宫殿,正好见到往外走的扶苏。

远看还没看出来,等到她走近了才发现,之前看起来温润如玉的陌上公子现在却好像丢了魂一样,面色惨白,双眼空洞的盯着虚空中的一点。

郎钰心想,这是怎么了,走之前不是还好好的?

顶着扶苏浑身“我想静静”的低气压,郎钰像看不明白此时的气氛一样,不顾王贲的阻拦凑过去。

也不是郎钰真的看不明白气氛,实在是之前的历史教训告诉她,扶苏这人很容易走极端啊。

历史上秦始皇把扶苏发配到边疆驻守,让他去修城墙,他就以为自己是被父亲放弃了,宦官来送矫诏的时候,一听父亲对他的所作所为非常失望要让他自刎,扶苏一听二话没说,也不听蒙恬认为这是伪造的诏书,想要把人扣下再看看,直接拔剑就自刎了。也不想想,嬴政要是真的厌弃一个人,哪还能让他和自己驻守边疆的能臣一起,早就像之前的吕不韦、赵姬一样剥夺大半,软禁监视,要是还想接近朝臣,那恐怕是觉得自己死的还不够快。

要不是扶苏死的早,哪能让胡亥这么个玩意儿上去了?就算扶苏再不中用,那也不至于三年就把大秦作没了。

郎钰凑到扶苏脚边,什么也不做往地上一躺就是碰瓷。

扶苏正漫无目的游荡,一抬脚碰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只见之前在大殿上还非常神气的獬豸这会正以一种幼崽的样貌出现他面前,还躺在地上抱着自己一条前腿,好像伤到了一样。”

扶苏当即就是面色凝重,抄起郎钰就往太医署跑,他就怕因为自己伤到了神兽,獬豸对大秦降下惩罚,惩罚自己没事别拖累了父亲。

躺在地上碰瓷的郎钰和围观了全程的王贲都没有反应回来扶苏的动作,再一晃眼人都跑远了,王贲只能自己回到大殿。

大殿之上的嬴政看到只有王贲自己回来了,也不见獬豸,开口问道:“神兽呢?”

王贲面色复杂的说:“被长公子带走了。”

嬴政先是感到欣慰,扶苏这孩子终于知道拉拢自己的势力了,再是感觉不对劲,王贲是纯臣,只效忠自己,知道自己意属扶苏成为秦二世,那他这面色怎会如此奇怪?

嬴政沉声,“通武侯仔细说说。”

等到嬴政和还没退下的李斯众人听完了王贲所说的全部事情经过后,从一个人面色复杂变成一群人一起面色复杂,然后眼神示意。

王绾:该怎么说呢。

冯去疾:老夫还没想好,你是丞相你先说。

气的王绾直瞪眼:怎么你不是?

王翦:一把年纪了,都别生气。

李斯:陛下想听什么啊?

蒙毅:嘶……这长公子。

王贲:长公子好像眼神不太好。

嬴政看着自己的几位心腹重臣的眉眼官司,有气也没了,有你们可真是大秦的福气。

最后实在是看够了那几张老脸在那挤眉弄眼,嬴政开口道:“行了,都别在那挤眉弄眼了,说说自己怎么想的。”

王绾率先开口:“陛下,老臣认为长公子这是纯善之人。”

落后一步的冯去疾痛心疾首,怎么就被你这老小子抢了先,然后附和道,“臣也是这么认为的。”

惹得王绾瞪他,你自己没词吗?

冯去疾老神在在的装没看见。

王翦中肯的说:“臣认为长公子这只是经历的事太少,以长公子的的身份来说就是以前被保护的太好,没有人敢欺瞒。”

王贲在一旁点头,没错,就是这样,老爹说的太对了,我也是这么想的,长公子就是太单纯了。

然后被亲爹从背后踹了一脚,王贲委委屈屈回头,爹你干嘛踹我?

王翦狠狠瞪了他一眼,臭小子一把年纪当爹了还没什么政治眼光,不会说话就闭嘴,王贲也不敢说自己刚才也没说话啊。

李斯沉思了一下说:“不若,陛下专门为长公子这一缺陷定个计谋,一般人可以纯善,但是对于执掌天下的秦二世来说,这是致命的弱点。”他一身的荣辱都将系于陛下,绝不可背叛陛下。

嬴政听到这,才觉得终于有了个靠谱的主意,跟前面那些和稀泥的完全不一样,要是李斯未来没有那样做,凭他的才能绝对可以成为丞相。

另一边的太医署……

扶苏和夏无且面面相觑,郎钰缩在一旁不敢吭声。

系统在她脑子里疯狂嘲笑:“活该,谁让你去碰瓷的,遇上较真的了吧,你可真是该。”

扶苏不信邪的又问了一遍,“夏老先生,您说的可是真的?”

夏无且都无奈了,“老臣都说了好几遍了,她没事,四肢都好好的,能碰能跳的,精神的不得了。”

郎钰在心里大声让系统闭嘴,然后抬起头悄悄去看扶苏,哪料正好对上一双温和又无奈的双眼。

扶苏又能怎么办,他又不能真的跟郎钰计较,只是用力揉了揉郎钰的脑袋,无奈叹气,“你啊……太调皮。”

郎钰就着这个动作蹭了蹭扶苏的手,无声安慰,抱歉抱歉,也没想到你就这么信了,虽然有点乌龙,但是我是真的想安慰你。

看着那双清澈的金色眼睛,扶苏不自觉的心口一软,像个小孩一样简单的獬豸啊。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3-11-12 15:21:50~2023-11-14 10:38: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中弯月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