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我靠动物系统给秦始皇当神兽 > 第4章 谁?赵高?在哪?

第4章 谁?赵高?在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嬴政轻咳了两声,开口给王贲挽尊,好歹还是自己的大将军,还要出去打仗的,“通武侯这也是真性情,老将军还是不要计较了。”

嬴政都开口了,王翦也只能收回来自己还想要再踹几下的脚,想了想觉得不解气,又瞪了王贲几眼。

王贲:?

王贲:咋了老爹?干嘛瞪我?

嬴政在某些时候面对部分武将的离奇脑回路还是感到心梗,只能闭了闭眼,装作没看见。

郎钰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也不管是不是她的热闹,两个毛绒绒的黑色耳朵竖的老高,生怕少听了什么东西。

突然郎钰感觉到,有谁的手放到了她脑袋顶上,以手作梳,正在轻轻给她顺毛。郎钰扭头,只看到一袭竹青色的衣角蜿蜒垂落在侧,顺着衣服往上,对上一双温润的眼。

扶苏小声道,“有了你父皇就不会再被方士欺骗了。”

正面对上扶苏美颜暴击的郎钰:对对对,你说的什么都对。

嬴政就坐在上方看着扶苏和郎钰相处,眼底莫名,最后却又是长叹了一口气,开口道:“赵高,去给这小兽安排一下住处。”

本来还沉迷在扶苏盛世美颜里的郎钰一听这话,什么也顾不上了,满脑子都是,谁?赵高?那狗东西在哪?我一定要给他好看!

郎钰以前上学的时候学历史,看到秦始皇统一六国、度量衡、货币、文字,心情有多么澎湃,看到后面赵高和胡亥的所作所为就更加愤怒。

往嬴政车架上放臭咸鱼,矫诏赐死蒙恬扶苏,残忍戮杀所有兄弟姐妹,哪一条都是让人血压高升的操作。

导致郎钰根本听不了这个名字,环顾四周,就等着看看一会儿谁回答。

一直跟在嬴政身后,面白无须体态微胖的中年男人弯腰恭敬应答。

郎钰立马就锁定了这个人,也不管身边的扶苏,爪子刨了刨地面,一下子就冲了过去。

扶苏刚看见郎钰的动作像拦,还没来得及,只是手从毛发中抚过,勾下几缕浮毛。

赵高刚回答完嬴政,躬身后退正准备去安排下来,一下子就被郎钰撞翻在地,巨大的兽爪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翻过身来,就对上一双锐利的金色兽瞳,还有那张开的,充满利齿的嘴正对着他的脖颈,赵高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碰到就一命呜呼了。

在场的众人对这一变故都是措手不及,脸上神情各异。

王绾和冯去疾不忍去看。

扶苏面色不忍。

王翦神色凝重。

李斯用余光去看嬴政的表情好做出接下来反应。

王贲一脸空白。

蒙毅倒是复杂,既希望赵高就这么死了,又担心陛下被此兽伤到。

嬴政在心里琢磨,獬豸此兽对谎话奸臣才会如此作为,况且,之前王贲用假话试探,最多也就是被踩了几脚,那赵高这又是为何?难道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不对,之前也就是因为贪污受贿才被蒙毅下了狱,那也是之前的事了,不可能是因为以前的事才如此,那就是因为以后,赵高可能在未来做出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举措!

电光火石之间,嬴政的猜测在心里过了几道弯,得出了一个极度接近正确的答案,并且在郎钰咬上去的前一秒开口,“过来。”

郎钰在心里不情不愿的,恨不得一口咬死赵高,又怕自己行为过激让嬴政忌惮在心,只好磨磨蹭蹭,一步三回头的挪到他身边。

为了表示自己的不高兴,郎钰没有把自己的身躯变小,直接就把能一口生吞一个小孩的大脑袋往嬴政怀里塞。

看到郎钰并没有攻击嬴政的想法,蒙毅止住了上前的步子,扶苏放缓了自己的呼吸,李斯若有所思。

嬴政拍了拍在自己怀里乱拱的脑袋,对郎钰的听话显得很是满意。

所有人都放心了,只要不攻击陛下就好,赵高?那无所谓,一个伺候人的罢了,这个没了后面还有。

只有赵高,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突然撞翻在地,并不是像之前李斯那种玩闹性质居多的,是能让人真真切切感受的死亡逼近。

“陛下!”

赵高瘫坐在地上,捂着肩膀上郎钰用爪子划开的伤口,哆哆嗦嗦的开口,“此兽野性未除凶狠异常,日后恐其突然发狂伤到陛下,奴婢恳请陛下诛杀此兽!”

许是性命受到威胁,或者是刚才郎钰带来的冲击力太过强大,赵高难得的失去了平时精准的判断力,根本没看出嬴政没有一点想惩处郎钰的想法,倒是冷了看他的目光。

王绾和冯去疾看到权当没看到,赵高的存在挡了不少人的路,两个女婿一个是长安令,一个是洛阳令,要不是知道陛下的性情,他们早就落井下石,把赵高拉下来换自己的人上去

王翦是年纪大了看的通透,看出来嬴政现在对赵高的不喜,但他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之前还任用,突然间有这么大的转变。

郎钰一听这狗东西还想要她死,扭头作势就要冲过去在给他两下。

对赵高的请求嬴政好像没听见,也没看见他正在流血的肩膀,只是把郎钰的脑袋掰回来,直视着那双金乌般的眼睛,不急不慢的说:“那么冲动干什么,跟朕说说,为什么突然那么激动!”

郎钰张嘴就想说,赵高把你的秦朝搞完了,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嗷嗷”的叫声,急得在脑子里问系统。

“统!我怎么不会说话了!”

系统慢悠悠的回答:“宿主,你现在都不是人了,还说什么人话,能叫两声就行了。”语气里充满扳回一局的得意。

郎钰:很好,后面的日子还长,你给我等着。

嬴政看着郎钰急得直跳脚,挑了挑眉说:“朕说你听,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

郎钰一听,这方法也可以,点头点的让人怕它把头点下来。

嬴政沉吟了一下,说:“赵高在日后会犯下大错。”

郎钰疯狂点头,说的对,他后面都能指鹿为马了。

赵高一听就是一哆嗦,在心里反驳怎么因为日后的错就这么想我死。

“他的行为动摇了大秦。”

郎钰又是点头又是摇头,那何止是动摇啊,秦奋六世之余烈才有的大秦赵高和胡亥三年玩完。

李斯等人听到他动摇大秦的时候,看赵高的眼神就都有点不对劲,辛辛苦苦数十年的努力全都没了。

嬴政一看郎钰点头又摇头的,有点拿不住她的意思,或许潜意识里嬴政根本没往大秦会覆灭的方向思考,一个身家性命只能依附于他的宦官如何能颠覆这偌大的大秦帝国?

郎钰看他迟迟猜不到自己想表达的意思急得团团转,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好主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