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当男主发现有穿越者试图当他备胎 > 第8章 梅开二度

第8章 梅开二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完后,谢无咎惊叹不已,评价道,“这计划真刑啊!为了搞死你们家,他是认真的!”

沈云书:……

“诉讼我们没办法,但只要你哥不出事儿,拖也能拖死京生,最主要的是那个医生,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动手,如果医院出事,影响就太大了。”谢无咎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上一个已经在掌控中的不稳定因素—苏闲,完全可以再来一次嘛,招不在老有用就行,不过他已经没有第二只仓鼠了,谢无咎回过神问沈云书,“你那只猫呢?我高中送你那只。”

“什么猫?”沈云书正在考虑是报警还是给他哥打电话提醒一下,听到谢无咎说着说着忽然话题跳到了猫上,有些懵。

“就那只仿生折耳猫,假猫。”

“还在我家,我妈养着呢,怎么了?”沈云书疑问,这跟猫有什么关系?

“那正好,等明天你就去拿猫,回头找个理由把医生支出去,把猫放进去翻找证据,就算被发现了也没关系,毕竟谁会怀疑一只猫呢?”谢无咎兴致勃勃。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沈云书发出灵魂疑问,“我们为什么不报警,或者让我哥去处理?”

“我们可是主角!如果京生国际算反派的话,那你哥这个开场没的就是炮灰!你见过哪个炮灰打得过反派!当然要主角出马了!”谢无咎振振有词,就是乍一听感觉在搞笑,但仔细一想,好像也不是没道理。

谢无咎还拿景林苑的房子举例,“正常人就算贪财搞豆腐渣工程也不会做的这么明显,用两年就会泡沫化的材料盖楼,而且林盛地产之前的信誉一直很好,景林苑事发后,政府为安全起见又紧急检测了林盛地产承包修建的其他小区,但问题都不大。只有景林苑,就像林盛地产的股东们集体脑抽了一样,用劣质材料填充楼房,还齐心协力的欺上瞒下。”

沈云书:“他们是被剧情控制了?”

“你能不能科学一点,也不一定是剧情控制,也有可能是被系统控制或者催眠了。”谢无咎接着道,“报警就更不可能了,我们又拿不出证据,最终只会打草惊蛇。”

毕竟他们这种调查方式也不正规,是不能作为证据的。

“好了!就听我的!”谢无咎站起来宣布道,“等我们抓到医生再通知你哥。”

“我还有一个问题!”沈云书举手,“京生国际干了这么多违法乱纪的事,就算成功了这个公司也废了,最后进场收割的一定另有其人,在沈氏医疗陷入困境后,等来的一定是几乎所有医疗行业的落井下石,他们这时候进入也不会显得突兀……”

“有能力侵吞的应该就是京生国际背后的主人,不过这跟我们没关系,让你哥去研究好了,难道要我们什么都帮他做了吗?他是哥哥还是你是哥哥!”谢无咎理直气壮的推锅。

沈云书幽幽道:“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哥那个炮灰怎么打得过反派。”

“咳…”谢无咎轻咳一声,很快在脑子里编好了瞎话,“我们不是已经在帮他了嘛,放心吧,我们已经出手了,你哥肯定能赢。”

沈云书:……我感觉你在敷衍我。

——

第二天一早,谢无咎就冲到了沈云书的房间,开始晨间唤醒服务。

“快醒醒!”谢无咎振声,揪起沈云书的衣领疯狂摇摆,“医生马上要上班了,再不起我们错过了他换药时间怎么办!”

“我定了闹钟的,你怎么比我还积极?”被摇醒的沈云书一边嘟囔着一边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了床对面挂着的时钟,其中时针指着6,分针指着1,六点零五分!

昨夜思绪混乱凌晨三点多才睡着的沈云书:……

沈云书感觉一股强烈的愤怒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瞬间袭击了他的大脑,理智瞬间离家出走,沈云书一把扯住谢无咎的衣领,面目狰狞的发出爆鸣:“你要不要看看现在才几点!就算医生换班,最早也要八点!八点!他也不可能大白天的就去搞破坏,那不是找死吗!你这么早叫我干什么!”

因为太过用力,甚至崩掉了谢无咎衬衣上的一颗扣子。

谢无咎:无辜.jpg

发泄过后,恢复理智的沈云书:……

沈云书若无其事的松开手,假装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神情萎靡道,“算了,醒都醒了,我换件衣服,我们回去拿猫。”

“好哦!”来自期待抓间谍期待了一夜的谢无咎。

……

等出门时,两人都换了一套衣服,而谢无咎的司机早已等在了别墅门外。

上车后,沈云书沉思半饷,深重开口,“你说实话,你这么积极,真的是为了帮我哥?”

谢无咎乖巧:“当然!”不是,这还是他第一次抓间谍,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真的好有意思,期待感拉满!但为了安抚现在看着不太正常的沈云书,谢无咎撒了个善意的谎言,嗯,对他自己善意。

“哦,那就不是。”沈云书痛苦的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仿佛祥林嫂一般自言自语,“我真傻,真的,我早该知道你不靠谱的,我怎么就信了你的鬼话,应该给我哥打电话的,真的好困……”

“嘟囔什么呢?”一夜好眠精力旺盛仿佛哈士奇附体的谢无咎戳了戳沈云书,“你振作一点,我们可是要去做好事的人!”语气欢快,就像在说要出去玩。

“不要吵我,让我再睡会儿。”沈云书咬牙切齿,“以前天天赖床的难道不是你,只早起了这么一次就这么兴奋,还说是为了帮我哥?狗都不信!”

“讲道理,我也是为了帮你!”谢无咎理直气壮,“你就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吧,就你哥一个可能还真打不过反派!”

“就是因为这样,我现在才坐在车上听你讲这些废话,而不是掐死你!”沈云书说着忽然一扭头朝一直戳他的手咬了过去。

“哈!没咬到!”谢无咎反应很快,发现沈云书肌肉紧绷的时候就开始防备了,在沈云书反击的时候立刻将手撤回,完美闪避。

沈云书沉思,为什么他的发小如此欠打,一股邪火涌上心头,本来因为缺觉而微薄的理智再次离家出走,在谢无咎再次靠过来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一头撞了上去。

然后谢无咎被忽然暴起的沈云书一头撞在了下巴上。

“唔…”两个人异口同声,只不过一个捂嘴,一个捂头。

谢无咎不幸咬到了舌尖,而沈云书头顶起了个包。

好了,世界终于安静了,沈云书抱着脑袋神情痛苦,但是他也不困了啊!

打闹间,沈家到了。

感觉自己勉强缓过来的沈云书推了推谢无咎,“你怎么样,咬破了没有,张开嘴我看看。”

谢无咎冷哼一声,扭头打开车门下车,留给沈云书一个远去的背影,仿佛一个冷酷boy。

沈云书紧跟着从车里下来,一路追上去,“好了,我错了,谁让你在我意识不清醒的时候挑衅我,你看,我头上还起了个包呢!”

谢无咎仍不理他,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进了屋子,沈云书父母正好在家,这个时间点,两人正在吃早餐。

“怎么了,这是?”沈母看着一前一后进门的两个人,诧异道,“沈云书,你今天不上课吗?怎么回来了?”

沈云书仿佛晴天霹雳,他都忘了他今天要上课了!算了,都这样了,旷课就旷课吧。

“我回来拿东西,马上就走!”沈云书说完就去跑追已经上楼了的谢无咎。

“这孩子,冒冒失失的。”沈母评价了一句,就继续跟沈父吃饭。

——

楼上。

谢无咎直接走到猫屋,把猫从猫爬架上揪下来,然后开始往外走。

“你给我回来!”刚刚追上去的沈云书一把扯住谢无咎的衣摆,用力拉住谢无咎不然他走,“快点让我看看,不然你别想走了!”

沈云书一边说着,一边将谢无咎推到沙发上,作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一手掐住谢无咎的脸,试图武力镇压。

“噗…你在做什么怪表情。”谢无咎忍不住笑出来,“嘶……我不会原谅你的,我们绝交了!”

沈云书不听他的,拿出药来后直接命令谢无咎张嘴。

谢无咎扭头躲开他,倔强道,“你做梦!”

沈云书狐疑,“你真的咬伤了?不会又是在骗我吧,想让我哄你所以故意装的?”

谢无咎:“我会做这种事?”

沈云书:“那你张开嘴让我看看。”

谢无咎:“激将法对我没用。”

沈云书:“你再耽误下去,时间就来不及了,说不定他现在就在换药,等我们去了什么证据都找不到。”

“跟我有什么关系。”虽然这么说,谢无咎还是屈服了。

谢无咎舌尖果然有一个小伤口。

沈云书看了看,“大概两三天就能好,你这几天最好少说话,不过这个药止疼,可能也没什么影响。”

上完药后,两人立刻赶往医院。

托谢无咎早上六点的晨间唤醒服务,两人抵达医院的时候时间还早,医生还没来。

谢无咎将巴掌大的折耳猫藏在外套的口袋里,虽说不是真猫,但覆盖了一层仿生皮毛后足以以假乱真了,而去医院不要带猫是常识。

医生不在也没关系,医院办公室的门锁用的是智能锁扣,破解这种程度的门锁,对仿生折耳猫来说轻轻松松。

正好医生不在,可以先把猫放进去,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证据。

两个人仿佛领导视察一般在医院转了一圈,路过常佑生也就是那个被买通的医生的办公室时,折耳猫从口袋中一跃而出,窜进了办公室里,小猫进去后门随之关紧。

两人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继续转,剩下的就看折耳猫能不能翻到证据了,翻不到的话只能委屈它做一段时间的卧底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