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读读看书 > 当男主发现有穿越者试图当他备胎 > 第6章 今日份人渣男主行为

第6章 今日份人渣男主行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们认识几年了?你这次回国他还眼巴巴去接你,感情真好啊!”苏闲口中的这个他值得自然是谢无咎,身为一个合格的备胎,自然要“强忍心疼”帮男主追爱啦!

沈云书震惊到无以复加,他之前一直听谢无咎的人渣男主笑话,完全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笑话,但他还是坚强的从谢无咎给他讲述的剧情中,勉强翻出了白月光与男主的相识时间,“大学就认识了。”就是语气干巴巴的,听上去平淡至极,苏闲提起来的气氛瞬间跌落谷底。

谢无咎也很震惊,甚至想到了之前沈云书迟迟不能来他公寓围观穿越者会不会是剧情作祟,因为他们要在机场重逢?

因为白月光身份的揭露,沈云书有些神思不属,这种情况下,再和苏闲聊下去很容易被发现异常,谢无咎想,要想个办法将苏闲送走。

谢无咎毕竟是当了近一个月的人渣男主,已经可以熟练的对备胎呼来喝去了。

“云书刚回国,可能不太适应。”谢无咎先解释了一下,忽然想到什么,又添了一句,“他家里出了点事儿,就是为此回国的,可能心情不太好,你别介意。”

解释完后开始熟练的支使苏闲,“你去看看菜上齐了吗?催一下,让他们快点。”

苏闲身为系统拥有者,自然知道白月光的所有剧情,想到沈云书已经家破人亡,瞬间就觉得沈云书的态度合理起来。听到谢无咎的要求也没多想,他已经被谢无咎支使麻木了,一些无厘头的命令他都听过,就别说这种正常要求了,都懒得跟系统吐槽,神色如常的离开了。

苏闲一离开,谢无咎立刻拿出手机开始给苏闲发短信,内容大意是你可以回家了,不要再回来当电灯泡了,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云云。

此时苏闲才刚刚出门走了不到十步,看到短信,苏闲感觉自己拳头都硬了,忍不住咬牙切齿道,‘每当我觉得男主已经足够人渣的时候,男主总是能刷出新的底线,告诉我他还能更渣,而我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系统试图为男主洗白【好几年了,男主第一次见白月光,有这个诉求很正常】

‘但男主一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有什么话不能明说吗?非得把我拉出来遛!我就说剧情上明明是男主与白月光的烛光晚餐,为什么男主大中午的就让我过来订餐,还是三人聚餐!合着就把我当工具人呗!为什么男主就不能像剧情中那样自力更生!’苏闲被超出剧情的备胎行为扎心了,一边去前台付款顺便催菜,一边在心里强烈抨击谢无咎。

而系统,系统看着苏闲的备胎行为说不出话。

……

送走苏闲后,谢无咎和沈云书各自沉默了近一分钟,忽然抬头对视一眼,同时开口,

谢无咎困惑:“你就是白月光?”

沈云书震惊:“我居然是白月光!”

谢无咎离开座位好奇的围绕着沈云书转了一圈,对比着剧情中的人物设定叹息道:“完全看不出来啊,阳光活泼小天使?我笑了。”

震惊中的沈云书瞬间回神,瞪着谢无咎反驳道:“说得不对吗?我就是小天使!”

谢无咎轻笑一声,将手放在沈云书身后的椅子上,弯腰俯压下去,两人的距离瞬息间挨的极近,“那么,小天使,采访一下,请问你对破产白月光的设定有什么想法?”

沈云书扭头躲开突然袭击的大头。

谢无咎直起身体,转到沈云书脸朝向的方位,啧啧有声:“听说不仅家破人亡,还捯欠了一屁股债,惨啊,太惨了。”谢无咎说着,拉过一旁的凳子坐在沈云书身旁,再次拉进了两人的距离。

忽然谢无咎想到了什么,唇角微微翘起,“对了,你后来还做了我的小金丝雀!怎么命运就不能对你温柔一点呢?你说是吧?小天使。噗嗤……哈哈哈…”说到后来,谢无咎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沈云书感觉自己额头青筋暴起,他一拳头打在谢无咎肩膀上,但谢无咎笑的更大声了。

沈云书愤愤道,“你这是对白月光的态度吗!当初在孤儿院里要不是我帮了你,你早就被欺负死了,我可是你生命中的一束光!”

“一把糖买来的一束光吗?”谢无咎边笑边反驳,“你说的那是剧情设定,你当初在孤儿院做了什么,你当我不知道吗!”

说着两人回忆起孤儿院的初见,大概算是两个人的黑历史吧!

当然,谢无咎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是沈云书一个人的黑历史。

谢无咎幼时曾跟父母去孤儿院捐款,因为谢父谢母觉得谢无咎天天在家就知道搞危险发明,恶作剧折腾父母,比如改装后能动的恶作剧怪物,能创飞成年人的玩具汽车等等,他们能知道这些危险物品的功能自然是亲身体验过,每次都是鸡飞狗跳一片尖叫。

谢父谢母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要让谢无咎看看正常乖小孩是什么样子的,像人家学习学习。

当然,谢无咎认为他是去玩的,不过捐款完毕准备回家的时候,谢父谢渊开玩笑说:“你再不听话搞恶作剧就不要你了,以后你就住孤儿院吧!”他想,谢无咎毕竟是孩子,丢弃警告后说不定能乖一点,不要像现在这样无法无天了!

但谢无咎是那种能被威胁的人吗!

当机立断从车上窜下去,当天就赖孤儿院门口不走了,谁劝都不听,还美其名曰反抗父母独/裁统治。

要是硬抓谢无咎回去倒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小朋友嘛,一只手就可以提起来,但会收获一个想方设法,处心积虑想对你作妖且能作妖成功的谢无咎,谢渊自认他承受不起,总之就是口头劝,毕竟是亲生的,总不能真扔了。

最后没办法,院长给他收拾了一间房间出来,而孤儿院的小朋友也因为他反抗父母且成功的行为表示震撼,不敢靠近。

于是形成了谢无咎仿佛被孤立的现状。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沈云书也跟着父母来孤儿院捐款了,看到谢无咎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玩玩具,周围一个朋友都没有,沈云书好奇,就走了过去,幼态的谢无咎与现在几乎没什么变化,只不过是五官圆润了些,脸颊也因为婴儿肥而线条柔和,因为脸色臭臭的,像个被孤立的小恶魔。

沈云书第一次见这么可爱的小朋友,甚至生出了要买下来的念头,就像在逛玩偶店时,看到了合心意的玩偶熊,冲上去抱走就会有父母来付账一般,沈云书冲上去抱住了谢无咎,死活要把谢无咎领回家给他当弟弟,并振振有词:“我就是这样被买回去的,再买一个怎么了!我就要弟弟!”

遭遇突袭的谢无咎:哪里来的小傻子?

日常骗孩子的沈父沈母:……

谢无咎想要挣脱,但小朋友嘛,力气都差不多,他根本摆脱不了沈云书,而陪他一起住在孤儿院的谢母赵白露在一旁看戏,谢无咎遭遇了人生中最无力的时刻,他决定回家。

赵白露见儿子服软了,终于不再看戏,笑着上前分开了两个小朋友,“这是我家的孩子,可不能卖给你!”

沈云书失去了漂亮弟弟,嘴角下撇就要放声大哭,还是赵白露连忙出卖了谢无咎的幼儿园信息,才平息了一场哭闹。

隔天,沈云书就转去了谢无咎所在的幼儿园,自此以后就没再分开过。

——

“也不知道是谁抱着我,非要把我买回家,你当时真是傻的让我心疼。”谢无咎语气夸张。

“谁让你当初误导了我,让我以为你是孤儿,我那也算是做好事!”沈云书嘴硬。

“谁误导你了,你自己傻还要怨我。”谢无咎伸出右手掐住沈云书的脸,“你做好事的方法就是人口买卖吗?我倒要看看你的嘴有多硬!”

“快放开我!”沈云书报复心很强的伸出两只手也去掐谢无咎的脸,“你当时也不聪明,居然想住孤儿院,要不是因为我出现给了你一个台阶,只怕是现在还在孤儿院吧!”

“我那是反抗父母独/裁统治,是有进步意义的行为!”谢无咎理直气壮,可惜没能躲开沈云书的偷袭,脸颊两侧挂上了两只手。

“你先松开我,不然你的脸蛋就准备被我揪下来吧!”谢无咎提条件,并用力向下揪了一下。

“不可能!”

“那我数三个数,我们一起松。”谢无咎出主意。

“好!”

三秒后,果然谁都没有放手。

谢无咎忍不住再次笑了,“你怎么不好骗了?”说着松开沈云书,并将沈云书的两只爪子从自己脸上拽下来。

沈云书冷漠脸,“哦,可能是吃一堑长一智吧。”

“剧情怎么办?你家还会破产吗?”谢无咎假装没听见,若无其事的换了话题。

沈云书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

“你不觉得事情很诡异吗?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剧情中的我在孤儿院里长大,但在我们都五岁的时间点,居然不约而同的在同一家孤儿院相遇了!说不定那家孤儿院就是剧情中男主长大的地方。”谢无咎试图分析。

“还有,你在今天之前一直都没办法出校门,本来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是不指望你能过来的,试探的成分居多,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来了!”

“你有没有发现,这剧情总有一种诡异的惯性,仿佛是未来的某种预见,虽然你现在不是破产白月光,但说不定哪天这个设定就忽然诡异的实现了呢?我们要想个办法把问题根源解决掉!”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小名:

沈云书:啾啾,爸爸爱你。

谢无咎思考了一下:云云,舅舅也爱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